浙江在线·武义支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专题新闻 | 武义政务 | 即时新闻 | 人文武义 | 中国温泉城
武川论坛 | 图片新闻 | 数字报纸 | 外媒看武义 | 在线投搞 | 浙江网闻联播
  热门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人文武义>>武阳川 订阅手机报:编辑短信51发送至1065866851 电子数字报 
 

安魂祭

(长篇小说节选)
2015年03月27日 08:51:22  武义新闻网  网友互动交流  字体:

  □ 沈湜

  他抱着他,像抱着一个熟睡的婴儿,一步又一步,走向前面的漫坡地。那上头,耸立着一座红土崖。佐佐木说,今天是他离别妈妈一周年的日子,他答应过要在这一天爬上高高的山顶面对大海方向喊一声妈妈!月亮是从东方上来的,他的妈妈也是我的妈妈,让我代他喊一声吧:

  ——妈妈!

  红土崖上不长草木,一望无际远及天边,那里便是大海,那里风推云涌,大海正在涨潮。佐佐木,我的好兄弟,这就是你的长眠之地,这里一无遮拦,可以看见妈妈的满头白发和花代妹妹那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好兄弟,你是大海的儿子,极目远望,大海就在你的身旁。

  他将他轻轻放下,怕把他惊醒。大个儿,你猜猜我做了个怎样的梦?他会做各种各样的梦,鬼也猜它不着。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尖刀,又伸进手去到佐佐木的贴身口袋里摸出那把梳子,有一颗子弹击中他的左肋,梳子上沾得有血渍,平平常常一把沾着血渍的黄杨木梳珍贵无比,他小心翼翼地在最后一根梳齿连着的梳脊上刻下一个记号。关于这把梳子的故事他都知道,这是一个伟大母爱的故事,如果可能,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佐佐木这已经停止跳动的生命!

  他要用小尖刀为他挖掘一个墓窟,崖上的红土表层很硬底下疏松,小尖刀折断了,他便用10根手指来挖,他的手指不会折断。红土崖上四面来风,风是冬夜的寒风,它匆匆忙忙跨过两个季节,吹得他汗水淋漓浑身疲软像被熏风沐浴着一般。

  墓窟挖好了,他重新抱起佐佐木,将他平放进墓窟里。墓窟挖得很大很深,你躺在这里不会感到拥挤,但你会感到冷清。梳子塞在你的左手,你习惯用左手梳理头发,你说那是因为妈妈也是用左手为你梳理头发的,你的头发永远长不齐象一片刈过的青草地。他那对微张的眼睛还在窥探什么呢?呵,佐佐木,你多像个活过一个世纪的老人啊!

  他坐到他的身边,低下脑袋久久地俯视着,心里在期待着一个奇迹。一切就这样完结了吗?你再也不会起来挖苦人嘲弄人跟人无休无止地争辩了吗?失去了你这个世界将会多么寂寞!两滴清泪噗噗掉到一张惨白的脸上,他禁不住呜咽起来。一个熊样壮硕的汉子在这静夜凄清月色下的呜咽,是很能打动人心的。

  果然有人被打动了。

  “别难过小泽君,”那人说,“这是战争。”

  “为什么要有战争?”

  “这你不该问我,小泽君,这要去问你们日本人。”

  “你是谁?”

  “我是中国人,我不需要战争,我们中国人都不需要战争,小泽君,你不是个老兵么,你到中国来打过4年仗,亲手杀死了19个无辜的中国老百姓,你得到了什么?一颗永远不得安宁的灵魂。”

  “你在嘲弄我吗?”

  “不,我只想提醒你。有人说战争将促进一个民族的发展,那是胡说,战争除了造成毁灭之外什么也得不到,一个庄子毁灭了,一个连队毁灭了,躺在墓坑里的上等兵佐佐木再也活不转来了,战争继续下去,你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小泽中士。”

  “我的事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你是间谍吗?”

  “不是”,那人笑起来,“我结识了你这么一个朋友。”

  “谁?”

  “森田君。”

  “军曹长?”

  “对,军曹长森田成吉。”

  他转身一把抓住他,铁钳般的大手紧紧钳住衣袖里的手臂。

  “军曹长在哪儿?”他急喘着问,“你快说!”

  “不要急嘛小泽君,你抽烟吗?抽一颗吧,我也不大抽,让我们一起来抽一颗,嘿嘿,你的手劲可真大,你应该去学相扑,真不该来当兵,怎么样,烟味不错吧,金鼠牌,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出品,你看,我还给佐佐木君带来了三支香,佐佐木君死在中国的土地上,我们就用中国的方式来祭奠他吧。”

  “那被你们烧死的整整一个连队的士兵又该怎么祭奠呢?”

  “他们是侵略者,有人闯入你的家园,烧掉你的房子,杀死你的亲人,这人被打死了,你怎么祭奠他呢?还是等着让你们的天皇去祭奠他们的英灵吧。”

  他没法回答,这个该死的中国人像个政治教官。

  三支香点着了,淡紫色的游丝一样的烟柱袅袅上升,他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在日本和中国的寺庙里都氤氲着这种气味,它能给人的心境带来平和。他突然想到,大竹联队长还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呢。他抬起头,用眼睛追寻着几缕青烟,一钩新月隐没不见了,只留得三点香火的红光。

  “你到过京都吗?”他忽然问。

  “到过。”

  “看过花车巡街的祗园祭吗?在每年的七月十六日晚上到十七日白天。”

  “看过,还到过南禅寺,春日赏樱的平安神宫,玩过熙熙攘攘的鸭川四条通大桥。”

  “我也都去过,那是个去过一次就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地方。你不是佛教徒吧?”

  “不是。”

  “那你是去读书的吧?”

  “在京都读过两年。”

  “怪不得你的日本话带京都口音,怎么又不读了呢?”

  “因为战争。”

  “你为什么不到军队里去?”

  “我读的是农业经济,计划办个农场。”

  “办起来了吗?”

  “你不是都看见了,连座房子也没保住。”

  “正如俗话说的,战争一来,理想破灭了。”他说,勉强笑了笑。

  “你没有理想吗?”

  “我是个流浪汉。”

  “高尔基也是个流浪汉,听说过吗,后来他成了大文豪。”

  “这跟我不相干,我只想有一艘自己的捕捞船,那种25匹马力的,当然,有40匹的更好。”

  “结果呢……战争一来,你的理想也破灭了,”他说,也笑了笑,“森田君说起过他的理想吗?”

  “没有,不过战前他是个踢足球的。”

  “足球运动员,噢,他是新宿队的?我记起来了,战前我在京都看过一次全国足球联赛,新宿队得了冠军。”

  “你说得不错,军曹长正是新宿足球队的中锋。”

  “太巧了。”

  “真巧。”

  “要不是战争,他会一直踢下去。”

  “那当然,他今年才25岁呢。”

  “也许会成为世界球星。”

  “肯定会。”

  “那么,佐佐木君呢?”

  “这鬼东西跑起来跟鹿一样快。”

  “他在想过要当个运动员吗?”

  “嗨,他的理想可多啦……”他没说下去,沉沉垂下了脑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真的,”他接着说,“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我姓胡,单名琏。”

  “胡——琏?”

  “胡琏。”

  “胡君,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军曹长的去向了吧?”

  “森田君是朝东南方向走的,他说要去投奔太行山,但所有通向抗日根据地的道路都被封锁了,他只能打山里走,你看看这一带重重叠叠的山,他是昨天上午10点10分离开小胡庄的,现在他在什么地方我就说不上来了。”

  “他为什么要一个人走?”

  “这你还不明白吗,到处都有搜捕你们的便衣队,你们早被发现了,可你们绝对不能再被发现,甚至连佐佐木君的死也不能被发现。你懂得我的意思吗?”

  他当然懂得,因为他们带着一份绝密的军事情报,关系着一次重大的军事行动。虽然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份绝密的军事情报的内容,但冈村司令官知道,今井将军也知道,并且相信他们确实秘密获得了这份情报,所以才誓必要将他们捉拿归案,以至不惜付出一个连队120名士兵的代价。正如军曹长说的,他们三个人中,只要有一个人最终没有被发现,就不敢冒然发动这次军事行动。可是佐佐木死了,……他不愿再想下去。

  “嗨,昨晚上可够受的,”他笑着说,“我还以为要遭毒手了。”

  “那是打掩护,为了保住庄子,没想还是保不住。”

  “反正军曹长已经走了,为什么不把我们交出去呢?”他说,叹了口气。

  “哪能呢,中国人讲良心,分得清好歹,留下吧,小泽君,跟我们一起干。”

  “不,我把佐佐木君留下托付给你,我要去找军曹长。”

  “你往哪找?”

  “你不是说他是朝东南方向走的吗?”

  “东南方向只是个方向,一个没边没沿的概念。”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去找他,等找到他再一同回来。”

  “要是找不到呢?”

  “只要他活着,就一定能找到。”

  他站起来,一直朝前走,站在一块突出的悬崖上,如同运气那样,他屏足全身的劲道,石破天惊似的一声大叫:

  “妈妈!”

  周围的群山,都在响应这宏亮的叫声:

  ——妈——妈——妈……

  佐佐木似乎也听见了这声叫喊,他安然地阖上了眼睛。

  10机密情报——战争史上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

  太原驻屯军司令今井少将是在牌桌上接读这份机密情报的。牌局就设在他的书房里,时间是凌晨3点整。连日来由于搜捕三名叛国要犯毫无进展,军情紧迫,不免心头烦闷,常使他彻夜难眠,这便要唤人来陪他玩几局方城之戏,以度过茫茫长夜。于是护兵马弁,文书参谋,都成了他的牌友。

  今井司令在国内是围棋迷,但围棋不如麻将,一来不易找到对手,胡乱弄个人来对奕一局总觉得乏味;二来也没有心绪。而麻将则不然,它比较轻松又不乏乐趣,一副以136块小小的骨牌组成的中国麻将,充分体现了中国人那种得过且过、乐天知命的性格。有时他便会感到自己不够超脱,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又何苦事事认真呢。

  他正在做一副门前清不求人清一色一条龙自摸加番的大牌,那伸出去抓牌的手不觉有些发抖,心里说一个人要真正做到超脱还不那么容易呢。就在这时候,他接到了这份机密情报。他一手接过情报,一手去抓牌,翻过来一摸,哇——7索,我的妈,他这副牌正是独一门嵌7索,百中挑一的手气千载难逢的机会,高兴得大叫一声:自摸双,和了!便畅怀大笑起来。

  自从发生三名士兵叛逃事件以来,还从未见过他有这么开心,牌桌上不认父子,其余三人便都掏出一叠簇新的票子推到他的面前。票子是关东券,根本不值钱,又来得容易,大伙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多送几叠,逗老家伙高兴高兴。趁着洗牌的功夫他笑嘻嘻打开情报夹子一看,坏了,俗话说不看犹可,这一看,乐极生悲,只见他立时神色大变,那张保养得十分滋润的尖腮脸,由红变白,由白变青,跟着就变成了死灰色;那对隐蔽在长眉下光闪闪的菱角眼,失去了平日的果断,变得昏昏然,茫茫乎不知所措,那只与众不同的鹰钩鼻子,歪向一侧成了个多余的赘瘤;他颤巍巍立起,推开椅子走了两步,一步三晃摇摇欲坠;他只觉得心头有一股气在堵着绞着喘不上来,陡地朝上一冲,冲上来的可不是一股气而是一口鲜血;他全没防备,张口哇地一声正好喷在赶过来扶持他的那三位牌友中的一人身上,他再没了一点儿力气,便像个纸人似的倒进这人的怀里。

  真叫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三位牌友六只眼,大眼瞪小眼,一时间全没了主意。

  说是机密情报也不过是夹在一只硬纸壳里的一张薄薄的纸片,可这是一张怎样的纸片呀,仿佛在那上头画得有某个魔法师的咒语,谁读了咒语谁就中了邪魔,失去了本性,使得一位器宇轩昂的将军顷刻之间变成了一只不堪一击的稻草人。

  三个人手忙脚乱地将他安置在书桌前常坐的一张紫檀木太师椅上,他最欣赏椅背上的一方木雕,那是一个年轻的樵夫向两位酒醉的白胡子仙人求寿的故事,他说故事有丰富的哲理。这会儿谁也没有心思去理会那含义,他们端水给他嗽了口,一人绞来毛巾一人捧着痰盂还有一人就去收拾残局,忽听他重重地一声叹息,那张写满了咒语的纸片便从他的索索发抖的手中无声地飘落。

  一人连忙弯腰拾了起来,他是他的贴身马弁,他能双手打枪百发百中,他曾无数次把将军救出险境却不通文墨识字不多,他才不管什么咒语不咒语,他只相信两把20响德国造,他捡起纸片看也没看便用一根铜镇纸压在同样用紫檀木做的宽大的书桌上,横头摊开着一部线装书,发黄的纸页被虫子啃出一朵朵腊梅花,他好奇地凑上去嗅了嗅,他没嗅到腊梅的清香倒嗅着了一股扑鼻的霉臭。 (未完待续)

 

  作者: 初审:张莹,终审:周子恒 编辑: 陈林
  相关文章
·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开始举行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明确《政府工作报告》责任分工
·强化服务品质 提升旅游形象
·李强省长视察寿仙谷药业
·阳春三月施工忙
·请专家“把脉开方”
·上松线与文兴路交叉口改造工程开工建设
·开展警容风纪检查
·助推重大火灾隐患单位整改
·县消防大队学习全国“两会”精神
  企业信息
 
  每日推荐
 
· 我县推进村级公益性草坪生态公墓建设
· 点赞深化发展中的“后陈经验”
· 县政协召开“村调”后半篇文章常委协商议政会
· 县政协召开“村调”后半篇文章常委协商议政会
· 我县乡村振兴战略专题培训班开班
· 县人大常委会召开党组(扩大)会议
· 县领导督查“三城同创”工作
· 全市道路交通安全大会战部署会召开
· 让百姓喝上放心水
· 县政府举行第39次常务会议
· 交出绿水青山的生态答卷
· 加快建设小微园 有效集聚新动能
· 拼争抢创勇担当 确保实现“半年红”
· 拼争抢创勇担当 确保实现“半年红”
· 拼争抢创勇担当 确保实现“半年红”
· 拼争抢创勇担当 确保实现“半年红”
 
  热门图片
 
   
  打响新宅茶“金字招牌 ”  
   
  “扫黑除恶”宣传下乡入户  
 
 
   
  建设美丽城防工程  
   
  活动保平安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广告服务 | 网站简介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隐私保护 | 网站地图 | 信息合作 | 联系我们 |

武义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新办[2004]48号 浙ICP备05073228号 广告许可证3307234000002
武义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