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武义支站   2010浙江两会专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专题新闻 | 武义政务 | 即时新闻 | 人文武义 | 中国温泉城
武川论坛 | 图片新闻 | 数字报纸 | 外媒看武义 | 在线投搞 | 浙江网闻联播
  热门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人文武义>>武阳川 订阅手机报:编辑短信51发送至1065866851 电子数字报 
 

双鱼男唐伯虎没有点秋香(历史小说连载)

2015年07月17日 09:06:04  武义新闻网  网友互动交流  字体:

□ 徐硕

  归乡

  唐伯虎断然拒绝了就任浙江藩府小吏的安排。尽管他的同乡前辈吴宽劝他不如就任,等待出头的机会,甚至还为他致信浙江的相关官员以为疏通。但是,自尊心极强的双鱼男唐伯虎实在不能忍受屈尊下吏的耻辱。于是,在这一年的秋天,他自顾自地踏上了返乡的路。

  这条贯穿帝国南北的返乡之路,唐伯虎走得并不轻松。事实上,他每晚都被噩梦所纠缠,他时常大汗淋漓地惊醒,胸口憋闷,大口喘气。夜航船泊在河畔,船工守着船头的灯火,灯火颤颤巍巍,在拂衣而起的秋风里,惊魂未定。

  一个多月后,客船驶入苏州水门,唐伯虎回到了家乡,这个熟悉,哦,又陌生的地方。

  京城里的风云早已传遍了这座城市。不用多猜,在乡里乡亲骤然冷漠的脸上,唐伯虎便知道了。昔日的解元郎,如今是一个舞弊的嫌犯,唐伯虎所到之处,人们避之唯恐不及。

  与之相反的是,他的同乡都穆此次却高中,并被授了工部主事,堂堂的京官。衣锦还乡,自有一大波人逢迎奉承。见那车马高轩招摇而过,形单影只的唐伯虎这才深刻了解世态炎凉。

  惆怅中,他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久叩门环,却无人应答。在高声呼喊妻子何氏许久后,他的妻子才来开了门。

  接着,迎接他的是一顿铺天盖地的臭骂。

  他的妻子何氏——这位曾令他怦然心动的美娇娘,如今却蛮横如泼妇,当着街,指着他的鼻子便肆意骂开,骂他不识时务,断送前程,骂自己瞎了眼,择了这么个蠢人做夫婿,骂着骂着,竟然号哭起来。

  唐伯虎又气又愧,只得低着头,任由她骂。

  好容易进了屋,他躲进了自己的房间,紧闭上门窗,暂时将那世俗的鄙夷和谩骂挡在门外。他的旧书桌上,还摆着那几本翻烂了的制艺时文,盯着它看了一会,双鱼座的极端性格突然发作,一时火起,将这些八股文章撕个粉碎,信手一挥。

  纸片如雪花一般纷纷扬扬落下。

  他知道此生于仕进上再无希望了。梦破了,破碎得如此惨烈,在他的而立之年,往后的人生将何处去,他一无所知。

  这一年,有两位对他影响很大的师长离去了。一位是文林,文征明的父亲。这位长辈向来对唐伯虎十分器重,关爱有加,却不幸于六月间没于温州知府的任上。另一位是苏州知府曹凤,当年就是他的保举,才使唐伯虎没有被逐出府学。如今他已升任山西布政司参政,离苏北上。送别之后,唐伯虎深感在此间茕茕孓立,再无人可指引他的方向。

  这个沉重的人生打击一时间似乎压垮了双鱼座那敏感脆弱的神经。唐伯虎陷入了沮丧绝望的情绪之中,难以自拔。他每日躲在家中,不见外人,宁愿把自己沉湎在酒的醺醉之中,在那琥珀光里,打捞那一点自信的残梦。

  父母遗留下的家资这些年耗得差不多了,双鱼座的他又跌宕不羁,不问生产,坐吃山空,不久后,家境窘迫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继室何氏便吵闹着要离婚,唐伯虎无奈,便写下仳离之书,落得清静。

  在家时,冷庐枯坐,形影相吊。出门去,白眼纷纷,热讽冷嘲。在故乡蜗居了一载后,感性的双鱼男唐伯虎最终被激起,他感到再也无法忍受这炼狱般的生活了,他要反抗!

  他不相信自己的命运便到此为止了,他不甘愿此后的日月便在别人的鄙夷中屈辱度之。他想到了被囚禁的墨翟,遭刖足的孙膑,罹宫刑的司马迁,受放逐的贾谊。那些曾经只是史书里的名字,如今却与他心灵相通。他体会着他们的挣扎、窘迫与痛苦,他们的忍耐、坚韧和执著。在这“西风鸣枯,萧然羁客”的人世间,他仿佛找到了同行者。他遥望着他们踽踽远行的身影,他想要追上前去,与他们一起。唐伯虎感到血脉贲张,他颤抖着抓起笔来,他感到无数怀才不遇的压抑魂灵想要在他的笔端发声,他写下了《与文征明书》,在墨色游走的云诡波谲中,他大声呐喊:

  “若不托笔札以自见,将何成哉!辟若蜉蝣,衣裳楚楚,身虽不久,为人所怜。仆一日得完首领,就柏下见先君子,使后世亦知有唐生者。岁月不久,人命飞霜,何能自戮尘中,屈身低眉,以窃衣食?使朋友谓仆何?使后世谓唐生何?”

  墨色飞舞,如刑天干戚相舞。在经历了那命运的调戏与愚弄之后,就在这瞬间,他感到了自己的生命意义所在。立功,立言,立德!他的生命不仅是这短暂可悲的几十年,他将以文字不朽,在后世延续。是的,那些颠沛流离却又留名青史的宿昔典型便是他的楷模。他要振作,他感到他的责任是“隐括旧闻,总疏百氏,叙述十经,翱翔蕴奥,以成一家之言。传之好事,记之高山”,他将留下不朽的经典,这些文字将闪耀在后世,让后来人为之抚缶命酒,击节歌呜,遥想起许多个时代前还有个唐生伯虎,如此,方不负他这满腹才华,跌宕一生!

  秃笔被重重投下。被那汹涌感情耗尽全身气力的唐伯虎后退一步,颓然坐下。寒冬的风穿过破漏的户扄,将书案上那新写的纸撩拨得瑟瑟发抖。

  远游

  豪言很快在纸上冷去。意兴萧索的他很难再面对那些圣人言语、往昔经典,所谓的“总疏百氏,叙述十经”,不过拿起又放下,在记忆的角落里,积上灰尘。

  在苏州枯坐了又一年后,突发奇想的双鱼座的唐伯虎决定要进行一场远游。

  这一年他三十二岁了,百般皆废,一事无成。他重重锁上老宅的大门,转身而去。前路何方,他一片迷惘。

  他登舟溯江而上,企图把自己投入到那千峰翠色、万江波澜之中,来远离世俗世界的谤语冷眼,来让自己逃离和忘却。

  他孤身一人,毫无目的。搭乘的客船泊岸了,他便步行。行至穷途末路了,他便恸哭。他跌跌撞撞,在帝国广袤的土地上,如微小蝼蚁一般,穿行于城市和乡村。他见人们生息劳作,为生计、为功利辗转颠簸,生活得仿佛盲目的河。他见唢呐响了,官爷来了,白幡举了,丧乐起了。被悲欢离合的情绪窒醉而不自禁的人们笑了,哭了,哭了,笑了。走过许多个城市和乡村,唐伯虎发现,人们的生活不过如此,无知无识,日复一日。

  他见到那汉碑晋刻,唐陵宋宫,他想着这里曾经的繁华如锦,与今日的萧索凄凉。“五陵昔日繁华地,今日漫天草蔓青。蔓草不除陵寝废,当时一寸与人争。”(《五陵》)他想起青史上的文治武功、经天纬地,在今日的世界里已几乎再无痕迹。时间是伟大的毁灭者,在宇宙洪荒的前往后来中,他怆然而欲涕下。

  他离开了人世,进入山林深处。他追随着屈子的足迹,在“山峻高而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的湘水鄂山间跋涉。他攀着藤条,跃过溪涧,他与猿狖为伍,与野禽为伴。他见云山之中,巨木森森,栋梁之材,却废而不用。他见溪涧之间,白玉累累,璠玙之器,却弃置于此。暮色降临,万山沉寂,交杂着冰粒的霰雪开始落下。雪子打在他瘦弱的肩上,他感到彻骨的寒冷在渐渐堆积,渐渐将他埋葬。日月不淹,春秋代序。在原始的群山之间,他忽然发疯似的大声呼喊,呼喊,呼喊着他自己。远山传来回声,仿佛是另一个自己在回答,用同样的声响。

  双鱼男唐伯虎怔住了。在那一瞬之间,他感到世界广阔无垠,造化博大无依。卑微如他,不知道过去,亦不知未来。于是,他陷在此生的漩涡里,向着虚空发问,对着幻影搏击。他渴望冲出这漩涡,这将无数生命卷入苟活的漩涡。他相信自己是卓尔不群的,他要站在高山之巅,他要亲自面对造化苍穹,面对他们的眸子,在他们的眸子里重新见到自己,他,唐伯虎!

  他的双手颤抖,双目迷乱。他的眼前出现了世界的本来面目,他以山峦为筋骨,以河川为血脉,以日月为双睛,以风云为气息,以草木为皮毛,以雨泽为汗流。那就是他,亘古之人,长呵而天地动,举足而生灵倾。而人,那些生生息息的人,自以为尊贵的人,不过是亘古之人体发中之虱虫。他们的命运的跌宕起伏,不过是亘古之人的一个寒噤,一次颤抖,何足道哉!

  唐伯虎看着,他看到了命运的本来面目。他的心魂完全系于那伟大的世界之上。他的手中握着无形之笔,万顷素卷展开,他蘸了东海之水以为墨,他挥毫染翰,他描摹着那亘古之人的举动笑颦,那是山峦挺起了峻峭,是涧水飘下了空灵,是古松傲立了苍劲,是怪石狰狞了奇诡。墨色流淌,神形毕现,素卷仿佛明镜,照落了他心中所见的一切。他用尽全部精神随着那墨迹腾挪,终了,他长叹一声,投笔下万丈深渊。

  雪花堆积,万物隐没。在故乡千里之外无人知的山间,双鱼男唐伯虎面对着天地大美,心魂摇晃。恍惚中,他忽然想起那个九鲤湖旁的梦来。他展开双手,发现掌纹已尽被墨色所浸,犹如闪动的河。

  卜居

  弘治十四年的这次远游,唐伯虎登临了衡山、匡庐、天台、武夷,又观海于东,南浮于洞庭、彭蠡,山高水远,沧海桑田,在他的眼里心里。浪荡了一年半载之后,天性浪漫的双鱼男终于动了再次归乡的念头。

  他倦了。云狗沧桑,人情世事,不过如此,他倦了。

  回到苏州吴趋,推开那尘封已久的宅门,屋里冷冷清清,使人不禁又心生惆怅。

  他病倒了。每日痴痴迷迷间,但见墨色铺天盖地。

  幸好还有朋友。他的好友文征明、祝允明、徐祯卿纷纷来看望他,安慰他。

  来的还有另一位朋友:沈九娘。

  病榻旁,看到沈九娘的到来,唐伯虎有些恍惚。他些微记得似乎见过她,却又不甚分明。

  他只知她是位名妓,在自己浮浪风流的青年时代,或许在某次宴饮狂歌时与她邂逅过。那时的桃红柳绿,繁华如云,恐怕早已翻脸不识了,如今凄凄惨惨戚戚中,居然还有她来。

  沈九娘携来的雕漆食盒中有饭食,见着唐伯虎吃下后,便默默而去。

  此后日日,九娘都会带着汤药饭食而来,又默默而去。

  唐伯虎不解又怀疑。他知道自己如今又无前程,亦无钱财,多愁多病,憔悴支离。他不知道为何这位朋友还要如此对待他。一日,在愤懑中,唐伯虎甚至打翻了九娘带来的食盒。“我不值得你为我如此!”唐伯虎眼圈红红,斥道。

  九娘不顾,依旧如此。

  唐伯虎病体好些了,有时起身,便想写诗。九娘为他展纸,研磨,看着这个历经劫难的才子,在纸上诉说,自顾自诉说着满腹不为人知的心情。有时候,他会忽然大笑起来,有时又会恸哭。

  弘治十六年,唐伯虎三十四岁,他频年颓放,愈发落魄。就连他唯一的亲弟弟唐申也和他闹着分了家。

  好友文征明看不下去,小心地规劝他,不如收敛一下性情,以顺应这世情,好歹谋一条生路。而他却回信道,称造化难穷,命运无定,他便是这么个性子,那么就使着这性子一路到底吧。

  烦闷无聊的日子里,他便作画。

  他把墨色染上素纸,墨色漾开,隐隐地显出他曾见的那亘古之人的模样来。他狂喜。他使着墨,去拨开尘世的迷雾,他仿佛自己再次立于青山之巅,目光所及,是一片清净明朗。他追随着此心,去描摹那他曾见的美妙壮观。他喜不自禁,在墨色中,高山流水,那是他心之所向。他将自己沉浸在这墨的世界里,就如同晋人入了桃花源一般,不想再离开。

  娘静静地在旁边,看着他苍白的脸上竟然生起孩童般的笑意。

  唐伯虎沉沦已久的命运,渐渐有了起色。

  有人慕名来求他的画作。润笔之资稍有,生计渐渐不那么窘迫。

  闲时与好友游山林禅寺,题诗作画,他的心情也渐渐开朗了。

  他开始在屋北的桃花坞中植桃树。

  弘治十七年,吏部右侍郎王鏊因父忧回到家乡吴县守孝。王鏊非常赏识后辈唐伯虎的才华,而丝毫不以那子虚乌有的舞弊案而介怀,并时常让唐伯虎陪同自己游山访古。长者的温煦关怀让唐伯虎感动非常。

  冬日的阴霾随着弘治十八年春天的到来似乎渐渐散去。这年三月的一天,唐伯虎携着酒来到了桃花坞小圃。

  清风徐来,花靥如笑。明媚的春色里,姹紫嫣红开遍。唐伯虎举着酒盏,漫步在华林间,他轻嗅着淡淡花香,又仰面,让暖阳洒满自己沧桑历尽的面庞。他择一株桃树下坐下,微微地品着浊酒,渐渐地,花色酒香让他陶然醺醉。在一瞬间,他俗虑俱忘,心怀澄澈。

  这不就是人间的快乐吗?有花有酒,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双鱼座的他闭上眼,沉浸在这半醒半醉的美妙幻境里。落英缤纷如雪,一切迷幻而曼妙。在生命中,他第一次感到这平凡的美好,不需青史留名,不需感天动地,就在这花树之下,静看落花,微酌浊酒,他就能如此地快乐。而过去的许多年,在许多个春日里,他竟然白白地忽视了这一切!

  她走来了,着玉色影花衫子,六幅湘水裙漾起微波。在慵慵挽起的堕马髻边,斜斜地插着一朵桃花。

  唐伯虎看得痴了。 (未完待续)

 

  作者: 初审:张莹,终审:周子恒 编辑: 来伟
  相关文章
·楼市趋暖 地产商为何还要玩“跨界”(市场观察)
·希拉里访问国会山 逾百名议员为其竞选总统“背书”
·武义旅游公众号全新亮相
·武义旅游公众号全新亮相
·更大决心抓推进 更严要求防反弹
·潘青燕:合格的河道保洁“监工”
·加快推进工业园区管网建设
·有人冒充“消防员”诈骗
·我县制订消防安全相关规定
·县消防大队开展违反“条规禁令”问题专项整治
  企业信息
 
  每日推荐
 
· 第十届金华市万人品茶大会暨第三届武阳春雨茶文化节开幕
· 第十届金华市万人品茶大会暨第三届武阳春雨茶文化节开幕
· 第十届金华市万人品茶大会暨第三届武阳春雨茶文化节开幕
· 为参与征迁工作的团干部喝彩 向全体征迁工作人员致敬
· 猥亵女同事 男子被拘留
· 柳城派出所圆满完成“三月三”运动会安保任务
· 男子一月内作案数起 装偷不锁车门的
· 遭遇网上刷单兼职骗局 损失7000多元
· 醉汉深夜躺路边 民警贴心送回家
· 网约车司机遭投诉 协商不成竟打乘客
· 宝马车遛“宝马” 危险!
· “小案”不小看 民警半小时速擒小贼
· 女子顺手牵羊 偷走他人快递
· 校园安全宣传
· 县公安局加强校园安全教育宣传
· 一鼓作气打赢旧城改造房屋征迁攻坚战
 
  热门图片
 
   
  义务劳动 美化家园  
   
  金温铁路扩能改造工程武...  
 
 
   
  关爱生长发育 强健少年骨骼  
   
  冬至日六千多游客沐温泉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广告服务 | 网站简介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隐私保护 | 网站地图 | 信息合作 | 联系我们 |

武义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新办[2004]48号 浙ICP备05073228号 广告许可证3307234000002
武义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