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武义支站   2010浙江两会专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专题新闻 | 武义政务 | 即时新闻 | 人文武义 | 中国温泉城
武川论坛 | 图片新闻 | 数字报纸 | 外媒看武义 | 在线投搞 | 浙江网闻联播
  热门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人文武义 >> 武川人文 订阅手机报:编辑短信51发送至1065866851 电子数字报 
 

打铁杂记

打铁杂记
2017年12月22日 09:02:00  武义新闻网  网友互动交流  字体:

  仰忠

  人生坎坷路,往事如云烟,一路走来最令我难忘的还是那段干重体力活从事打铁的经历。

  说来话长,我18岁那年,父亲说我在建筑工地干活,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学门手艺为好。于是托人介绍让我去学打铁。

  那是1971年农历闰五月头个端午节过后的一天傍晚,从未谋面的师兄带着我从北岭洞山路经缸窑大路到达履坦镇,已是打烊时间。打铁店设在履坦沿街店面屋的农机具修造厂门市部内,总厂设在履坦上游皇(音)的庙宇里,由篾匠、木匠、打铁、机修等手艺工人组成,是一家手工业集体单位。

  师傅姓胡名福叶,五十来岁,永康董宅人,中等身材偏瘦,额头上一道道皱纹,眼光炯炯有神,显现出那饱经沧桑精明手艺人的本色,他是在编的正式工人。打铁是需两个人配合完成的工作,他的一个下手名叫郑平均,二十出头,也是永康人,这位师兄吩咐我当学徒要做的挑水、酱炭、生炉等这些本由他干的那些粗活等等。

  第一天上岗,师傅简单地告诉我一些打铁要领,他说小锤指挥是一,师兄大锤是二,你边锤是三,要记住一二三,打铁时轮到三时你就敲下榔锤。真是做样新活换副骨,尽管自己过去曾上山砍柴和建筑做工吃过苦,但打铁举起这八磅重的铁榔锤,一天下来手臂酸疼疲劳不堪,不由心里打起了退堂鼓,但是为了不辜负父母希望,还是咬着牙坚持下去。

  清晨,天才蒙蒙亮,师傅便操起永康方言;“阿忠,好哇(起)来呀!”,我不敢懈怠,匆匆穿衣下楼,挑着水桶走往离店三百多米左右的卫生院门前的大水井。

  一只特大的陶瓷水缸可以装三四担水,还有一口酱炭的水缸,挑水来回四五趟就需半个多小时。然后马上用篾筛把两箩筐的木炭进行筛选,这干燥的农家木炭灰尘四扬,熏的我脸蛋鼻子内都是黑乎乎的。接着把筛好的炭倒入拌有黄泥的水缸中捞起(这叫泥水酱炭,用于炉火后不会沾铁)。酱好炭马上生炉把铁放入炉里,放上大铁壶烧水。

  这时天亮了,师傅师兄从楼上走下来,用烧热的水洗脸刷牙,三人各自把小铜锅放入炉上烧粥。这时,师傅先用铁钳从炉中夹出火红的生铁,操起小锤引导我俩轮打。大家空着肚子“弓叮、弓叮叮(音)”地打铁半个小时后,才开始吃早饭,这样既开早工又烧饭节约了能源。

  初来乍到,因我饭量大,家里带来的粮票不够用,需到黑市去买米充饥。所以在晚上经常要寻访农家偷偷地买一些米。当领到第一个月的学徒工资17元钱时,我马上寄回家里十元钱。那时,弟妹读书,母亲无业,全靠父亲一人做手艺微薄收入糊口。由于我干活繁重,加上营养不良造成便秘。卫生院医生说要多吃点肉和水果,可我那有这个条件去买呢?师傅见我天天咸菜干饭,有时也会夹一块肉给我,那个味道多么好吃至今记忆犹新。

  打铁乃属锻工,需乘热打铁。夏季高温,在炉铁热浪下,我顾不上擦额头上的汗雨,举着榔锤打铁。冬天寒冷,双手开裂也要铲铁磨刀。有一次,打铁时被一粒铁星溅入眼珠,急去医院治疗,还好烫伤轻度,不久便治愈了。

  一天,师傅拿着两把新制的柴刀,对门市部的人说:你们看看这两把柴刀,这把是学打铁三年的人做的,这一把是学打铁才三个月的人做的,哪一把做的好一点?大家看了之后,都说学三个月的我做的这一把要比学了三年的师兄那一把还做的好。

  晚上,门店二楼统铺有四张床,我和一位七十多岁的篾匠明星师傅(永康人)隔壁床,放置在临街这边。明星师很干瘦,带着老花眼镜在门市部做畚箕、箩筐、篾席等。天气转冷还睡篾席,而且还赤膊睡觉,一床薄薄有多处补丁的破棉被盖在身上,他的假牙冻的格格响。我问他冷不冷?他冻的哆嗦地说:阿忠,不冷不冷,赤膊睡篾席越睡越暖的,说着那假牙又格格地响起。

  那年代正处在“文化大革命”的中期,盛夏的一天,厂里几位年青小伙子提议组建宣传队,徐厂长很支持,买来了锣鼓乐器。于是由打铁组青年孝威、苏跳、水木、富章和我以及出纳春美等人为主组成了履坦农机具修造厂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我和一位机修工、三位篾匠负责锣鼓乐器“坐后台”,孝威为京剧《红灯记》的总导演兼扮演日本鸠山队长,水木扮演李玉和,春美扮演李铁梅、富章扮演叛徒王连举,苏跳扮演磨刀师傅……。上班劳累了一天,大家晚上仍兴奋地排演起节目。半个月后,我们宣传队居然在履一村的礼堂上大胆登台亮相,尽管音调动作不齐,但还是受到了群众拍手叫好。那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我们从田蓝村巡回演出返回履坦,只见打铁店门口的台阶上睡着一个人,走近一看,原来是我的弟弟,他暑假期间在白洋渡打工,这天傍晚来看望我,见打铁店“铁将军”锁门,便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履坦古镇地处在武义江边,距县城十多里路,曾是古人从武义步行至金华的必经之地。那年代履坦至江对岸没有桥,人们过江只有靠常年摆渡的木船载送。除当地人和对岸邻村的群众乘船不收费之外,其他人等过渡要收两至五分钱。

  平时,我下班吃过晚饭会到江上洗澡。有一天傍晚,雨后浑浊的江水急流猛涨,而水面上的漂浮物受风向阻力仍慢吞吞地飘往下游。我以为不足百米的江面水流不急,游泳过去没问题。于是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跳下江,真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岂料刚游出二三米时就被暗流漂去十多米了,有路人见后尖叫:喂,有人被大水冲走了。这时开弓已无回头箭,我只能拼命地向对岸方向游去。就这样急流把我冲漂至湖塘沿、下埠口地段,此时我已精疲力尽,心想这下子自己完了,但求生的欲望迫使我拼命地挣扎在水中。还好命不该绝,一个大漩涡把我卷往对岸浅水区,当我爬上岸时已动荡不得。过了片刻渐渐恢复体力,我赤脚走了四五里路乘渡船返回履坦,这时天已漆黑一片。当地人说我在满大水时去游泳不要命了。真是无巧不成书,第二年我居然被分配到下埠口村支农,好象是去报留命之恩似的。

  1972年4月,县里分配我上山下乡插队支农,所以我告别了履坦农机具修造厂打铁店。临别时,师傅胡福叶还送给我一套铲刀工具。现在家里磨剪刀磨菜刀的这些活儿都是我包的。

  8个月学打铁的经历,锤练了我的毅力,也给自己以后的人生之路树立起奋发努力自强不息的精神。

  作者: 初审:张莹,终审:周子恒 编辑:来伟
  相关文章
· 共享快递盒或开启绿色物流时代
· 双支柱调控框架明确 金融调控监管体制渐入新轨
· 武义:农村办电商 老少有事干
· 红色旅游要优化组合才会红起来
· 县建设局全力推进项目建设
· 武义科技大市场投入运营
· 县建设局全力以赴迎年末“大考”
· 坚持生态引领发展 打造最美生态公园
· “除毒瘤 净土壤”行动 二号通缉令
· 欠赌债遭绑架 警惕此类骗局
  企业信息
 
  每日推荐
 
· 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史济锡来武调研
· 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史济锡来武调研
· 一盆一景 一园百景
· “萤石之乡”展魅力
· 温泉名城上演国际“养生”盛宴
· 严谨细致认真负责 确保普查规范有序深入
· 县人大常委会视察“低散乱污”企业整治
· 坚决打赢攻坚战 全力推动新发展
· 我县少先队开展建队纪念日活动
· 公安民警摄影展作品选登
· 男孩欲徒步走回贵州老家 民警监控追踪6小时寻回
· 安全宣传
· 比赛安保
· “净网2018”专项行动出战果警方破获“吃鸡”游戏外挂案
· 县公安局推进政法一体化办案新模式
· 县领导走访慰问百岁老人
 
  热门图片
 
   
  义务劳动 美化家园  
   
  金温铁路扩能改造工程武...  
 
 
   
  关爱生长发育 强健少年骨骼  
   
  冬至日六千多游客沐温泉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广告服务 | 网站简介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隐私保护 | 网站地图 | 信息合作 | 联系我们 |

武义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新办[2004]48号 浙ICP备05073228号 广告许可证3307234000002
武义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