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武义支站   2010浙江两会专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专题新闻 | 武义政务 | 即时新闻 | 人文武义 | 中国温泉城
武川论坛 | 图片新闻 | 数字报纸 | 外媒看武义 | 在线投搞 | 浙江网闻联播
  热门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人文武义 >> 武川人文 订阅手机报:编辑短信51发送至1065866851 电子数字报 
 

长篇小说《烽火连年》节选

2018年03月09日 09:00:13  武义新闻网  网友互动交流  字体:

  下雨的樟树

  (上接3月2日第8版)士兵一说,她就熬住了哭泣,士兵小心翼翼地把洗好的紫藤花递给荷琳时,她终于笑了。

  骑兵抱着荷琳,骑马向村庄驶去。

  4

  村口有两名士兵警戒,骏马在警戒处停下,怀抱荷琳的士兵翻身下马:

  “报告团长,山坡上发现童师长的女儿,连长吩咐我送回来。”

  “琳琳。”

  话音刚落,荷蓉已经从家里跑到村口,看见了骑兵怀里的妹妹。

  “你是荷蓉小姐吗?想不到这么大了,还记得我吗?”

  骑兵把荷琳交给荷蓉,关切地冲着她姐妹俩笑。

  荷蓉仔细打量眼前这位士兵,蓦地恍然大悟:

  “你是——贾傅叔叔?——是的。”

  荷蓉快速走到骑兵身边,骑兵拉起荷蓉的手,看见贾傅叔叔,荷蓉格外激动,“我回想起来了,在上海时,你带我出去玩过的。谢谢贾傅叔叔,我爸爸多亏你们照顾。荷琳,你也谢谢贾傅叔叔。”

  “你也真不像话,白白是当兵的,自己生的女儿也不认识了?”

  舒湘燕责怪坐下不久丈夫的童华清,她心疼女儿的一片痴情,女儿摘的紫藤花,她知道女儿要送给丈夫的,上午趁儿女不在,她还帮女儿喷过水呢。没有看见女儿和老公一起回来,舒湘燕也有些失落,不放心。

  童华清的脸色从茫然慢慢变成遗憾,继而啧啧叹息,嘴里不断发出谴责自己粗心的声音。

  刚才是大女儿荷蓉问自己:

  “爸爸,荷琳在村庄路口那个小山坡接你,你看到没有?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童华清说没有,又马上说路边好象是有个小女孩,于是舒湘燕就怪他了。

  “小琳琳回来啦!小琳琳回来啦!”

  荷蓉言简意核,抱着妹妹高兴地进屋。

  “爸爸,你为什么不等等我?”

  荷琳情绪悲凄,从姐姐身上爬下来。

  心事重重的童华清,看到辛酸而又懂事的女儿,内心歉疚的感觉涌到心口,尊严和愧疚交集,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把小女儿拉进自己的怀里,抱着女儿的脸蛋仔细端详,右手理了理荷琳脸上还有灰尘印痕的头发,抹去她的泪水。

  “不要哭了。爸爸归心似箭,没有注意到你。”

  一句话概括了他心中所有的千言万语,虽然他不会和女儿说“对不起”之类的话,但他心灵深处仍然有说不出的内疚和无奈。这年月,总会有岁月的烙印。

  “这花本来是送给你的,爸爸。”

  荷琳已经从惊慌失措的情感中舒缓过来,恢复平静的荷琳破涕为笑,把手里紧紧拽着的紫藤花送到父亲面前,还不停地找父亲说话。而童华清呢,虽然久经沙场,见惯各种花木,每次回乡,对村前屋后的紫藤花也没有过多地眷恋。可是,面对女儿胸前这丛有点脏但仍然不失亮丽,柔美、忧郁的紫藤花油然升起复杂的感情。作为军人的童华清,对紫色、白色尤为敏感。作为父亲,对紫色也寄予他浓浓的思念,女儿这么懂事,他都差点忘记了自己是军人。

  童华清到家不久。童家就进行隆重的祭祖,到了下午,才把童家的祖坟都祭拜完毕。

  由于时间紧迫,时世复杂多变,他来不及和亲人围桌叙旧,来不及和儿子、女儿多讲、来不及安慰妻子,当天黄昏便匆匆返回部队。

  这次父亲回来,荷琳的懂事超过人们的想象,这次,她还好奇地坐上骏马溜达溜达,还问父亲许多好奇的事情,父亲慈祥地耐心地和她解释。

  童华清离开时,她执意要父亲把那丛紫藤花带回部队,父亲开始哄她:“好好好,爸爸带回去,把它插在花瓶里,看到它就想到你,好吗?”

  童华清好奇地哄女儿,心想女儿会很开心。

  “不好。”荷琳一本正经,“看到它就要想到妈妈、姐姐、哥哥和我。知道吗?”

  让童华清想不到的是,此时,小荷琳拉过父亲的头,把小嘴凑到父亲的耳朵:

  “妈妈说,这种花,最相思了,给你一半,我们也留一半,随便在哪里,你都要记着我们,我们都想着你的,你知道吗?”

  荷琳的话,让童华清差点无地自容,小小年纪有这么多复杂的怪念头,令他不可思议,苦难给每个人带来的不公平,离别的时候,才知道这一别,还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见面。

  “爸爸,你也要把谢了的花晒干,保存好,好吗?妈妈说,这种花,晒干,颜色也不会改变,朵朵都像小孩子,朵朵都像一个个家,串串寓意吉祥、兴旺,你仔细看看那些半开不开的花朵,用心去想象它们像什么?”

  荷琳的话,让童华清热泪盈眶,偶尔的天伦之乐会促使人产生无穷的幻想,心底里翻腾着缠绵的个性。再也不会一觉睡醒后忘得一干二净。

  这次和父亲相聚,虽然很短暂,但给荷琳留下人生最大的快乐,无限的渴望,甚至委屈,她对父亲的寄托,父亲对她的呵护。就像天上飘来飘去的云朵,和那些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父亲的人相比,是多么的可怜,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小时,但她始终没有离开父亲一步,从没有过这么幸福,这么安全,这么兴奋,对她来说是多么珍贵。

  战事不断,全国上下有许多不安和惊恐,抗日胜利不久,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内战又进入白日化的阶段。

  中国大地上战火蔓延,谁胜谁负,谁也看不透,谁也猜不出。

  国共两方面的部队都用重兵在东北战场上展开苦战,在抗日战争年代,童华清在国民党七十四军军部工作,后来调到七十一军,现在又回到国民党王牌军张林甫指挥的七十四师。

  童华清性格刚强、办事沉稳,早年就被经常见面的蒋介石垂青,抗日战争胜利前,他又被蒋介石调回到王牌军七十四整编师任职,协助师长张灵甫指挥战役,官至副师长。

  一九四七年春夏,蒋介石曾信心百倍地说要在三至六个月内消灭关内共军,而事实上八、九个月过去了,非但消灭不了共产党的军队,反而是自己的部队一下子被解放军消灭了七十一万人,国民党的部队,从一百一十七个旅下降到八十五个旅,共产党的部队却从一百二十七万人增加到了一百六十万人,共产党军队不仅充实了武器装备,并且建立了炮兵,国民党却是兵败如山倒,节节失利。

  蒋介石因为节节失利,只能放弃对共产党军队的全面进攻,在北方四平之战耗去许多兵力的情况下,在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等战场由攻势转入了守势,抽调主力对山东陈毅部队及陕北中共的心脏实施重点进攻。蒋介石把自己的嫡系部队、王牌军——整编七十四师调去进攻济南,在山东孟良崮和陈毅部队交锋。

  真的是天灭人也,王牌军守在山上足足十五天,而十五天里,老天也不下一滴雨水,王牌军断粮又断水,小便都舍不得乱拉,全拿来解渴,最后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兵力悬殊,继续坚持,相互伤亡惨重,师长张灵甫自杀身亡,全军覆没,童华清带小队人马,血战后、突围战场,童华清身负重伤,后调回老家休养。

  童华清身体养好之后,在国民党军总司令汤恩伯的组织下,在浙江中部成立部队,一直驻守在金华、丽水一带。

  战火纷飞的年代,国民党、共产党双方都有大量的捷报传遍全国大地,民众人心惶惶,将信将疑。

  老百姓对多年的日本人战争已经深恶痛绝,而今又是自己人打自己人,都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结束,大家都渴望战争早日结束,早日过上平安的生活。

  第四章:荷琳送人

  1

  民国三十五年的秋天,童华清从部队返回,在家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段日子,是全家人最幸福的日子,童荷琳也因此时时刻刻感受到父亲的存在而特别开心。父爱是一种力量,让你倍觉信心,让你浑身有力,让你快乐无比,人都变成了另一个人。

  童荷琳虽然只有七虚岁,但她能从母亲安逸的脸色上感受到父亲在身边给全家人带来的温馨,河国、荷琳喜欢和母亲呆一起,荷蓉喜欢和父亲呆一起。

  中秋前,童华清大姐童霜月和老公杜长春来丽州赶市,返回的路上就到童华清家,那时,家里只有舒湘燕在。

  童霜月和老公杜长春虽然结婚多年,但是一直没有孩子,没有孩子的日子显得寂寞单调。看见自己弟媳妇家孩子这么多,个个活泼漂亮,于是童霜月鼓起勇气和舒湘燕说:

  “湘燕,你么,孩子这么多,带多也累,我和长春这么多年也没有小孩,如果你同意的话,荷琳给我带好了。”

  童霜月说完,就观察舒湘燕有什么反应。

  童霜月突然冒出这个问题,因为她是老公童华清的大姐,舒湘燕不知道拒绝好还是答应好,只是冷冰冰说了句:

  “你自己去问华清好了。”

  说完,舒湘燕陪也不陪他们夫妻,自己张罗中饭去了。

  童霜月听见舒湘燕的回答,心里反而一阵惊喜,拖上老公就到田头找自己弟弟,此时的童华清正在村外路边翻土整地。童霜月好不容易找到他。

  当姐姐童霜月找到他,说明来意后,脑子想也不想就满口答应,便跟随杜长春和童霜月回家,童荷琳看见父亲回家,以为父亲干活结束,其实是父亲童华清听说姐姐要抚养他女儿,二话没说就放下手中的活儿赶回家,又找墨找笔找红纸,荷琳哪里知道,父亲回来是给姑婆姑父写契书的,是把自己送给姑婆姑父。

  三下五除二,童华清一会儿就开始写契书,当时写的时候,荷琳还不知道父亲写什么,因为她目不认丁,看见母亲脸色很阴沉,嘴巴不停说什么,轻得只有母亲她自己知道。

  看见父亲在写字,荷蓉就在旁边看,荷蓉是认识字的,河国不认识,荷蓉看懂了意思,马上反问父亲:

  “爸爸,你干嘛把妹妹送大姑姑?”

  “姐姐,爸爸写什么?”

  “爸爸要把你送给姑姑。”

  “我不去我不去,坏爸爸。”

  荷琳突然嗷嗷大哭,不停地抓撕父亲的衣裤。童华清任她抓,由于荷琳失控,墨汁倒在红纸上,童华清只好重新再写。

  童荷琳看见父亲不理她,非常绝望,她拼命去打童华清姐姐童霜月,之后又绝望地去找母亲,母亲把她搂在怀里,看见女儿哭得那么伤心、绝望,泪流满面,做母亲的也陪着哭,嘴里不停地骂老公狼心狗肺。童荷蓉也哭着骂大姑婆,觉得她到家里来是惹事生非。

  童华清写好卖身契后,相互签了字,也没有和荷琳说一个字,就回到地里干活了。

  七岁的童荷琳,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父亲为什么会这么狠心,居然不要自己,居然把自己从这个家分离出去。父亲在她心目中一直是很伟大很骄傲的,但是当她知道父亲把她送给大姑婆这一刻起,父亲就是她痛苦的源泉,她觉得自己孤独无援,母亲帮不了忙,哥哥姐姐帮不了忙,父亲自己决定把她送给别人,这是男人说个了算的世界,她的眼睛哭肿了,她面无表情,她很无助,她感觉自己被抛弃了,她巴不得父亲死在战场上,永远不要回家。

  她的喉咙哭干了,眼神再也不清澈了,而是迷茫,绝望、孤独的迷茫。

  不管她怎么哭,母亲舒湘燕始终没有怪她,中饭的时候她也不肯吃,换新衣服时也没有让母亲换。

  由于童霜月家在秀岭镇过去的山里,有四、五十里路,比较远,所以中饭后,童霜月和杜长春就上路了,否则天黑也到不了家,舒湘燕不放心,就让河国送妹妹去。

  荷琳只去过秀岭镇,翻过秀岭镇的山路她就不熟悉了。一路上,河国背着她,她呢,想想哭哭,哭哭想想,因为哭得伤心,河国也流了许多眼泪,童霜月和杜长春用尽各种办法想哄她开心都无济于事,只要他俩走近河国,荷琳就挥动小手乱打他们。

  秀岭镇到童霜月家武义叶岩村,先要翻过秀岭,再爬过马岭,之后爬一座太阳岭,过了太阳岭还要沿山谷小溪走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叶岩村。

  一路上,荷琳哭个不停,杜长春夫妇为了安慰她,给她买了二只桔子,递给荷琳,荷琳都不要,他们就把桔子塞给荷琳,荷琳火气很大马上把桔子扔到山沟沟里,杜长春夫妇目瞪口呆。

  河国舍不得妹妹和自己分开,难过得一路上几乎没有说话,背累了,他就牵着妹妹走,翻山越岭很累,而荷琳又不愿意去,这样一路上就走得非常慢,杜长春夫妇想抱荷琳,哪里可能,七岁的荷琳凶起来不亚于一只发怒的野猫令童霜月恐惧。

  由于荷琳不情愿,杜长春和童霜月夫妇两还一路拌嘴吵架呢,至于吵什么内容,河国没有在意听,荷琳更没有理他们,她心里可能巴不得他们打起来呢,当然夫妻一路拌嘴一定是为了荷琳啦,否则怎么会一路走一路吵呢?

  入秋的山色已经层次分明,色彩艳丽,点缀山林间的檫树比枫树红得早,红的颜色也更鲜艳,小灌木的碎叶已经转成纯黄色,远远望去,那种从绿色里跳出来的黄色更加鲜艳夺目,山路两旁的野草也开始泛红转黄,一条灰白的路忽隐忽现,宛若柔软的丝带从这座山绕到前方的山。这么美的景色,可惜他们都无心欣赏,荷琳哭累了就一声不响,绝望的目光再也不是水灵灵了,她一下子无法接受这一切,无法接受她敬佩的父亲原来这么冷漠无情,居然把她送给陌生人,她恨父亲,恨他狠心,她不明白父亲为什么抛弃她不要她讨厌她,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把她送给人家,她已经习惯了和妈妈姐姐哥哥过日子,这个可恶的父亲,除了一天到晚不见影子,现在在家里了,却不要她了,她多么希望父亲滚回部队去啊,滚回去,她今天就不必去大姑婆家了,滚回去,她就能继续和母亲生活,越想越伤心,她又情不自禁地哭了,河国听见妹妹哭,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于是就蹲在路边休息,杜长春夫妇见此情况就催促他们:

  “河国不早了。天要黑了,山路就不好走。”

  河国心里很恨大姑婆,如果她不说,父亲一定不会把妹妹送给他们养。听见大姑婆催促他,他也没好脸色给她:

  “你自己先走好了。”

  语气冷冰冰的,童霜月敢怒不敢言,她心里很明白,侄儿很反对。

  “你们不走,我们怎么好先走啊。”

  杜长春反问。

  河国不再理他们,自己同情地注视妹妹哭得很肿的眼睛,荷琳的眼睛肿得眼睛发亮,她已经感觉很痛,她真希望自己哭死呢,死了就没有痛苦了。她抽泣声都嘶哑了,河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很纠结,说不出的难受。

  “哥哥,我们回去好吗?大姑婆家不去了。”

  荷琳边哭边央求河国,她恐惧陌生的山里,她害怕失去妈妈,她知道一到那里再也回不来。

  河国没有说话,河国知道自己不能决定,父亲已经写了过契书,妈妈都无能为力,自己也不敢违抗父亲,他就劝妹妹别哭了,哭了伤身体,可是荷琳没有听他们,喉咙哭哑还是哭。

  童河国十三虚岁,童荷琳七虚岁,四十多里山路,他们走了一个下午。

  天黑的时候,他们终于到了武义叶岩村。

  叶岩村坐落在武义深山里的半山腰,村口古木参天,有苦槠、枫树、松树、香榧树,村庄依山而建,山势坡度很大,上面房屋的墙脚好像压到下面房屋的瓦背上似的。

  一条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清澈山泉从村庄中间穿过,把村庄一分为二,山泉遇到每个落差都会发出很大的响声,泉水很大,常年不断,村民择此而居。

  这是一个古老的村庄、村庄三面峰峦合围,像一个落差很大的峡谷上的亮点,周围群峰连绵,奇峰异石,山势嶙峋,修竹茂林,山泉回荡,景色优美。

  叶岩村民姓杜,据说是宋朝时,从中原陕西迁移而来,他们是杜康后代。

  2

  杜长春的家在村中,木房子临溪而建。他们到家的时候,家家户户已经吃晚饭了。杜长春和童霜月都想哄荷琳开心,可是一进家门,荷琳又哭开的,哭的那个伤心啊,引得附近邻居都赶来问长问短。邻居知道他们走了一下午,肚子早就饿了,没等童霜月开始做饭,就盛了两碗饭过来给河国和荷琳,可是荷琳死活不吃,见妹妹不吃,哥哥河国也没有胃口吃。河国在大家劝说下终于把饭吃下了,而荷琳连筷子都没有动一下。

  渐渐的,大家知道小姑娘童荷琳是童霜月哥哥的小女儿,是过继给童霜月当女儿的,于是你一句我一言安慰荷琳,荷琳哪里听得进去?除了说要妈妈,啥人的话都不搭理。

  因为迎接女儿荷琳,还有难得的河国到来,杜长春把下蛋的一只母鸡也杀了,手脚敏捷的杜长春很快就把鸡杀好清理好交给老婆,童霜月炖了鸡,烧了几个可口的菜,可是倔强的荷琳就是没有吃一口,而河国毕竟比荷琳大几岁,已经十三岁了,像个小伙子,特别今天一路上背着妹妹,早就让他精疲力竭,饥肠辘辘了,鸡香阵阵扑鼻而来,他哪里挡得住诱惑,他劝了妹妹几次以后就自己先吃了。

  本来就是弟弟的孩子,童霜月对他们爱护有加,眼见荷琳一个下午不吃不喝,喉咙也嘶哑了,现在,这么好吃的鸡肉,荷琳不为所动,面对他们,没有带过孩子的夫妻俩一筹莫展。

  “荷琳你快吃饭,不吃要饿死的。”

  童霜月捧着饭碗想喂给荷琳吃。

  “我不吃,我就饿饿死好了,反正爸爸不要我了。”

  荷琳还是没有接受现实。

  “大姑婆家有吃有喝,有好东西都先给你吃,你家有哥哥姐姐,好吃的也轮不到你,到我们家做女儿,应该很高兴啊。”

  童霜月想哄荷琳安心。

  “不要不要不要,我宁愿讨饭也不愿意到你们家。”

  说完,荷琳又哭起来了,哭得比刚进屋更加响。

  杜长春夫妻俩面面相觑,小孩子一闹,他们都没有胃口吃饭。

  山里的房子都是木结构,一楼客厅厨房,二楼才是睡觉的卧室。

  荷琳一颗饭也没有吃下去,夫妻俩绞尽脑汁、好言相劝都没有用。

  夜已经很深,开始,荷琳赖在一楼不想去卧室,因为黑因为害怕,她还是跟着哥哥去二楼的床铺上,两人睡一张床。

  (未完待续)

  作者: 初审:张莹,终审:周子恒 编辑:来伟
  相关文章
· 扫码支付每日限额500元,不够用?你可能误解了
· 新式新能源车号牌启用 号码增至6位可自愿换领
· 武义:春光明媚造彩林
· 他从国外运回一条船装修了3座房
· 桐琴中队整治人才市场乱设摊
· 白洋中队规范非机动车停放
· 审批窗口荣获2017年度“政务服务工作先进集体”称号
· 泉溪镇团委禁毒宣传进景区
· 熟溪街道团工委开展红色教育
· 西联乡志愿者连续四年春节服务游客
  企业信息
 
  每日推荐
 
· 张璐:种植传统药材 带动家乡发展
· 我县搭建“四个平台” 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 提升整治标准 打造示范样板
· 浙中大花园建设动员部署会召开
· 县领导调研“低散乱污”企业整治
· 惹祸的遮阳伞 你还不拆掉吗?
· 交通安全日宣传
· 半夜贼人进闺房一查竟是“男闺蜜”
· 男子欲轻生 民警来救助
· 冒充领导诈骗案多发 市民加强防范
· 男子酒后骑车到派出所报案自投罗网反受处罚
· 民警大走访
· 三岁男孩走失 民警暖心救助
· 看守所开放日 带你探访“高墙”内的生活
· 心肺复苏急救技能培训进企业
· 我县“基本无违建县”创建工作迎来“省考”
 
  热门图片
 
   
  义务劳动 美化家园  
   
  金温铁路扩能改造工程武...  
 
 
   
  关爱生长发育 强健少年骨骼  
   
  冬至日六千多游客沐温泉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广告服务 | 网站简介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隐私保护 | 网站地图 | 信息合作 | 联系我们 |

武义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新办[2004]48号 浙ICP备05073228号 广告许可证3307234000002
武义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