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站-浙江在线 武义政府网 浙江政务服务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信   微博   手机  
首页 新闻 微聚合 专刊 专题 武川论坛 数字报 图片 人文武义 网闻联播 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 : 人文武义 >> 武阳川

少年翻过王尖岭

2019年07月12日 09:30:32  武义新闻网  网友互动交流  字体:
  □ 高济敖

  王尖岭高耸入云起伏连绵

  踏上石阶就闯入大山神秘世界

  山路蜿蜒曲折又盘旋不断

  脚下石阶连接无穷无尽

  潺潺溪涧低吟浅唱

  山谷瀑布时隐时现

  水边石菖蒲是那仁智兼备风雅山中隐士

  独奏一曲高山流水苦等知音

  苍松挺立高高山岗伸出迎客双臂

  鸟儿惊慌跃起草丛飞向天空

  太阳高照

  山风清凉在这山岗

  翻过一个岭头又翻过一个岭头

  古老的炊烟在远处遥遥相望

  13岁那年,我刚读初中一年级放暑假,和同学乔轩一起到他家王尖村去玩。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独自出这么远的门,从我家到王尖村有二十多里路远,而且全都要走路。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进山里,王尖是山里的代名词,是武义话“出杉树毛竹”的地方,它处在桃溪滩乡与金华交界的大山之中。进村必翻的王尖岭有两条路,一条是东面从万安岭脚村进山,沿路经过三角店、桃溪滩、下店等村,另一条是南面经过七孔塘、正新屋、车里,从岭脚村进山。

  乔轩是我到三角店读初中后交到的第一个好朋友,他学习优秀,担任学习委员,为人活泼开朗,是同学们围着转的中心。一天他背着一棵几乎与肩齐高的大竹笋来找我,说要跟我交朋友。那时的我还不明白交朋友是什么意思,但被他的真诚友好所感染,就带他回了家。妈妈问乔轩怎么想到要和我交朋友,乔轩说,我家是山里,在外面没有朋友,我要在外面找个朋友,以后长大我就在外面有朋友了。妈妈说,做朋友是要做长远的。乔轩说,是的,我们是要长远做朋友的。乔轩还送了我一张照片,站在桥上照的。我发育慢个子矮,有一次有同学要来欺负我,乔轩当即站出来制止,他还对我说,以后谁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

  从我家出发,走近二十里乡村公路又走近十里机耕路,就到了万安岭脚村,从这里才开始真正进山。这条路以石阶为主,山路陡峭,呈之字盘旋而上。山涧小瀑时隐时现,水声哗哗,溪流清澈,石缝毕露。我见到了石菖蒲,还有成片长着的箬叶,感觉很好奇,拔起一棵石菖蒲,闻起来有一种特别的香味。乔轩说爬山不能急,急了脚会酸痛,慢点走反而到得快。我们一路爬石阶登山,流了很多汗,渐渐地越来越觉得疲累,后来我都不想爬了,但仍咬牙坚持着。我简直无法想像,比我大一岁的乔轩是怎么把那么高那么重的毛竹笋背到我家的,他每个星期六下午要爬山回王尖,而第二天又带着一个星期的米和菜爬山越岭到二十里外的三角店上学,他和同村一起上初中的同学还常常带一根杉木担柱到山外卖几角钱,那是我们这些非山里同学不敢奢望的零花钱。乔轩告诉我,王尖村的田在桃溪滩,村集体在田边建有仓库,平时堆放农具,双抢时供人吃住,各家各户的稻谷都堆放在仓库里,在外面碾好了就一路挑回家。因此,那山里汉子个个都有一副铁肩膀。

  终于翻上了岭头,岭上相对平坦,阳光十分炎热,还好有山风吹过,清凉扑面,让人心旷神怡。岭上挺立几棵稀疏苍松,展开枝条在欢迎客人,成了山里人辨别位置的标志。

  又过了几个岭,终于看到了下方山坳中的村庄。在快到村庄的山坡上,我们遇到了乔轩的爷爷,老人在这里一边放牛,一边等候回家的孙子。乔轩介绍了我,老人慈祥地和我打招呼。

  这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人出门做客,乔轩一家像接待大人一样郑重地接待我这个孩子。乔轩的母亲是个自己清清爽爽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山里女子,她对我十分亲热,一边做饭一边笑哈哈地和我说话,把我名字叫个不停。她拿出了家中所有,又特意抢早到村中做豆腐人家换了豆腐,做了满满一桌菜,有腊肉、笋干、煎豆腐、炒鸡蛋等。乔轩父亲是个勤劳朴实的山里汉子,他话语不多,但面相和气善良。他刚从山上劳动回来,身上的汗尚未干,特地坐定陪我吃饭,还客气地问我喝不喝酒。我说不喝酒,他便说小孩子还是不要喝酒好,然后他便自己喝。乔轩的母亲做菜手艺真不错,烧笋干脆嫩又有弹性,竹香扑鼻,煎豆腐外黄里嫩,色味俱全。乔轩的奶奶听说孙子的同学来了,也颤着小脚赶过来看我,她还一直夸我乖,不怕累到王尖来交朋友。老人家慈眉善目,梳头衣着也是清清爽爽的。乔轩的两个弟弟、妹妹也都很可爱,尤其是最小的弟弟,才五六岁样子,一点不怕生,缠着我要给我讲故事,跟我玩石头、鸡、虫相斗的游戏。

  王尖村处在一个山谷之中,一条小溪从村中穿过,溪水不大,但长年不断,这条小溪是流到金华安地水库的,从王尖村再往下走约五里就是金华县的喻斯村。王尖村子不大,最漂亮的地方是村口,有片参天高大的古树群,树下进村小桥画着几何图案。我白天跟乔轩在王尖村中和山上地里到处转,傍晚的时侯,就下到村子下面的水潭里游泳,山谷里的水清凉极了,让人一洗暑气全无。我在王尖村快活地度过了两天,才返回家,乔轩一直把我送到了三角店。

  又过了二三年,农村实行生产责任制,大队把田地都包到了农户,家里一下子需要置办稻桶、箩筐、晒竹席等各类农具。父母亲一商量,就带上我到王尖背毛竹。这次到王尖,我们是从正新屋村、车里村这边走,把载毛竹手推车放在岭脚村上山路口那户人家,岭脚村这户人家真的是慈善人家,说这里是王尖村人或进山客的免费公共服务区也不为过,庭院里停放着各种车,只要说一下是到王尖村的,就可以把车子和东西存放在这里,厨房里摆放一个大茶缸,路人拿起竹筒尽管舀水喝。从岭脚村上山似乎更陡,路边一棵树树干虬曲,村冠优美繁茂如亭亭华盖,从石壁上伸展出来,为进山客撑一把凉伞。我们到了乔轩家,乔轩父母又是一番热情招待。乔轩家的山上林深竹密,毛竹上用毛笔写着乔轩父亲的名字“邹威法”,乔轩父亲专门挑选竹龄三年左右质量上好的粗壮毛竹,把竹子砍下后又小心地把枝条批掉,再把竹子捆好。他背一捆,我父亲一捆,我和乔轩各背一根毛竹下山,山道弯弯洒下一路艰辛汗水,乔轩和父亲背着毛竹把我们送下了王尖岭。几天后,家里请来做篾手艺最好的本村金顶师傅,做齐了一套崭新的竹篾家伙,还把破旧的竹篾家伙零碎也都补了一遍。

  初三那年我和乔轩都被城关区初中录取,乔轩的父亲挑着木桶和书,一把锄头当扁担,翻过了王尖岭,走到我家汇合,与我的父母一起,把我们送到了城关中学。乔轩的木桶是新做的,外面刷一层闪亮桐油,里面有一块板分成两格,一边放米,另一边放衣服,再用一块插板盖上,用红灯牌弹子锁一锁,“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而我的随身物品是爷爷家拿来的竹编布笼,是上代传下来的老物件,以前人出门用的,放在爷爷家楼上放棉絮和破衣服,我外出住校没有放衣服的箱子,爷爷就把这布笼拿出来送我。走过县城后,我第一次看到了发宝象龙塔,觉得漂亮极了。

  大城市金华始终是少年心中的向往。在武义三中读高中时,乔轩和我学会了骑自行车,暑假里我们把自行车牵上高高的王尖岭,然后从王尖沿山谷而下,在坑洼狭窄小路上尽展不凡车技,经过喻斯、雅干、雅畈等地,一路骑行到金华。我们去逛了人民广场,但最主要的目的是去火车站看火车,火车轰鸣激起思绪飞扬,我想到了北京、上海,想到了铁道游击队。第二天下午我们两人又骑车从金华走330国道再走上松线回武义,当乔轩和我精疲力尽地回到我家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两人吃过我母亲做的粉干后极速入睡。

  高考落榜之后,我一片迷茫。乔轩来到我家,叫我一起去参加复习。我听说复习班住的地方要自己找,而且连床都没有。而我家里却没有现成的床,要是买又要花很多钱,一时心里很为难。乔轩说这有什么难的,他带我到他家山上砍毛竹,背回家后锯成一段一段,又用柴刀把竹子破成竹条并削得光滑,每人两捆并两根杉树挑下王尖岭,到岭脚村绑自行车上载到我家,带上铁钉铁锤又载到城里溪南滩租房的人家,把竹条钉在2根杉树上,就做成了两张竹床板,又到农户房前屋后找来砖块叠成4个床脚,就DIY了两张舒适透气富有弹性的竹板床。读复习班时我与高中同学胡新录、胡华忠、邹春明、马祝安、林振伟合租一个房间,白天上课,晚自修完回房间神聊,林振伟将我们合称“二胡高奏(邹)嘛(马)”。从此,我又重新开始学习生活,经过继续艰苦的努力,“二胡高奏(邹)嘛(马)”果然高奏凯歌,我们都先后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翻过了王尖岭的少年实现了成长

  翻过了王尖岭的少年已学会了爬山

  翻过了王尖岭的少年知道再高的山总在人的脚下

  翻过了王尖岭的少年已懂得最美的风景并不总在最高处

分享到:
初审:张莹 终审:周子恒 编辑:张铖倩
 
专题报道 更多>>
仲夏武阳 遇见端午 武阳春雨?2019’武义端午文
巨烛冉燃天映红福盈古村龙腾兴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新桥竹第二十六届“三月三”畲族歌会
微博关注
全媒体矩阵
武义e报 武义发布
壶山顶 武义之声
 
中共武义县委宣传部主管 武义县新闻传媒中心承办 浙江在线技术支持
浙新办〔2004〕48号 浙ICP备05073228号 广告许可证3307234000002
武义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公网安备 3307230210000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扫黑除恶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