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武义支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专题新闻 | 武义政务 | 即时新闻 | 人文武义 | 中国温泉城
武川论坛 | 图片新闻 | 数字报纸 | 外媒看武义 | 在线投搞 | 浙江网闻联播
  热门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人文武义>>本土文化作品 订阅手机报:编辑短信51发送至1065866851 电子数字报 
 

《再给我一座城》

《再给我一座城》
2014年08月08日 08:55:01  武义新闻网  网友互动交流  字体: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人,今日陌生的,是昨日最亮的某某某。希望这个故事不是戳中了你的伤口,而是替你说告别,以及更好的遇见。

  人物:

  女:夏欢喜

  男:赵小北

  男:陆森/Sam

  女:杨思乐(夏欢喜闺蜜)

  女:老太太

  女:陈颖/颖姐(房东太太)

  【丢下了我,你八辈子都不会遇见第二个我】

  一个城市,一个故事。说了再见,其实是再也不见。

  还有太多的话,太多的情绪还在,而你的影子,却早已经在人群中晕开。

  这是我来石狮的第二天了,每天都很早睡下,也很早醒过来,五点不到我就躺下,凌晨二点醒来。是很早吧。

  我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听到有人在试着开门的声音,顿时警觉醒来。没有开灯,我怕我亮起的灯光会导致对方的暴走引来不堪的后果,于是黑暗中摸索着朝门走去,顺手抓起了宾馆酒柜上的香槟。

  透过猫眼,我看到一个男子,带着不多的行李,公文包,还有摄影器材在开我房间的门,看起来没有什么恶意。

  “先生,请问你有事吗?”我打开门。对方似乎吓了一跳,“你好,小姐,不,女士。不好意思,我住3208号房,这……”

  我把门侧拉一半,指着门牌号:“先生,请你看仔细一点,这里是3206号,你的房间在对面。”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出差来这里遇到些状况,我叫陆森,你可以叫我……”眼前这个男人不停的解释,却依然彬彬有礼。对于这样半夜阴差阳错的不速之客,我没有多给好脸色,没等他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房间重新陷入一片黑暗的宁静,我光着脚,穿着一件洗过无数次宽长的棉质T恤。这件衣服陪伴我从大学到工作,小北曾经拽着它很嫌弃的说,你这件破衣服,穿了多少年了,等我赚钱了。给你买最好的。可是现在,小北呢,你在哪里。

  走到阳台上,窗外万家灯火,那是不可能的事,这里不是上海,是石狮。而上海,我已经回不去了,也不想再回去了。

  我叫夏欢喜,是上海一家杂志社的主编。那也是曾经,我辞职了。我最好的闺蜜杨思乐就因为这个破口大骂,你个疯婆子又抽了么,你花了多少时间多少精力才有今天,就因为一个赵小北,他妈一个狗屁不如的赵小北你就要辞职。

  我想起走之前最后和小北的一次争吵,我以为那是一次和之前一样再普通不过的争吵,总会过几天就有低头认错的一方,可是不是。以前赵小北只有我,可是这次赵小北有别人了,他不会回来了。

   “欢喜,我们分手吧!”我刚开完新闻发布会,由于我主办的《悦己》杂志销量一直领先集团其他杂志,接受社长的邀请即将推出《悦己》旗下第一本副刊《悦 微》,这意味着我从一本小小的杂志主编升级成为独立的杂志社分社的总编。我刚想把这个消息和赵小北分享,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走进去,一字一字的从嘴里崩 出这几字,笑容还没有完全从我脸上退去,就顿时凝固在那里,随着一起僵制的还有空气,空气的每一粒尘埃,每一次呼吸。

  “小北,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我找不到更好的话来打破这场对峙。

  “我没有在开玩笑。没有我,现在的你也可以过得很好。”这是赵小北第一次很平静说这样的话,听起来好像已经训练了很多次。

  我极力找寻自己如鱼得水的状态,那种在工作上运筹帷幄,对于问题剖析精辟以及每一个谈判据理力争。“是,我需要空气阳光,还需要水食物,可是我不能嫁给他们,难道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是因为我需要你,而不是因为爱吗?”

  “欢喜,你听我说。我累了,我每天等你回来,顺着你的脾气,为了你改变了太多太多,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赵小北点了一根烟,他明知道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烟草的味道。

  “赵小北!你曾经说这些都是你最开心的事,你当年说会爱我一辈子。我深信不疑,怎么你却忘了呢。”

  “是,我说过我会爱你一辈子,可是你还是当年的夏欢喜吗。除了名字一样之外,我在你身上找不到什么和当年一样!”他的一字一句就像一架碎纸机,把我这么多年努力构建起来的美好蓝图毫不容情的绞得粉身碎骨。

   我变了,是,我变了。当初那个跟在赵小北背后转悠的夏欢喜如今是一个精明到爱情、生活、工作都计算的无比精准的人了,可是再精明又怎么样,我还是算漏了 赵小北的性格,忘了这个男人当初是为什么和我在一起,所以当我从一个乖顺的小甜心变成独立强势的女强人坐拥了可观的物质基础之后,爱情却没有了。

  我的眼泪终于飚了出来,羞耻心和自尊心全都抛到九霄云外。我蹲在地上,竟然想开口挽留他,却看到茶几边上赵小北已经收拾好的行李。原来,这个男人早就已经准备好要走了,只是自己太傻的以为,赵小北他就是夏欢喜的,赶也赶不走,丢也丢不掉。

  赵小北的电话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他走过去看了看屏幕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你怎么打电话来了,不是说我这边好了以后就联系你吗。”

  “什么,你先回去,我马上就好,等会就去找你。”

  电话很短,但隐约感觉对方是个女的。我奋力爬起身冲向阳台,楼下有一辆出租车,旁边站着一个女人,小北也跟着冲了出来他拉住我,看到小北,那个女孩冲她招了招手。“小北,赵小北!是不是真的,你有别的女人了?”

  我愣在那里,这样夜空霹雳的感觉来得更加有真实感一些,身体里所有对赵小北的愤怒仿佛瞬间被掏空。“欢喜,别这样。是我对不起你。”我蹲在阳台,抱着唯一触手可及的窗帘布,仿佛是洪流侵袭中唯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倒吸一口气,确保能够说话的时候流畅有力。

  “欢喜,这不重要。我不想说了”小北想把我扶起来,到客厅去。至少这里,他觉得没有安全感。除了我家住在七楼之外,下面还站着一个他想保护的人。

   “你不想说,九年了。我们在一起整整九年了!你现在要跟别人走,我连输给谁都不知道。这些年我这样努力,为了我们能够在上海这个地方有个家,我们能够在 这里更好的生活,我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你,现在我真想把所有的脏话都用在你身上可是我没有,只想你给我一个理由,而你却为了保护那个女人,来对我做出这么残 忍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管了,连这些年一直在坚持的都瞬间倾覆了,我还有什么好在乎的呢。我真想用手上这块救命的窗帘布结束了自己。“赵小北,你简直就是 个人渣!”

  “我是人渣,我该死,是我该死。”小北也哭了,用力打自己。苍白的脸庞还是那样俊朗,他蹲在我身边哭泣,泪水顺着他浓密美丽的睫毛划落,这个手足无所的小北,这个失落无奈的小北,这个曾经说过给我一辈子幸福的小北。

  那一秒,我忽然就放弃了。幸福,小北,既然你给不了我一辈子的幸福,我强求又有什么用,那就换我放手成全你的幸福吧。“不要哭了,我答应你,小北,你走吧。”

  我丢掉手中的窗帘布,站起来,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房子是我的,贷款我自己还。现在你可以净身出户了”。小北看到我笑的样子,也笑了,和当年篮球场上我说好的时候一样,悲伤的快乐,就像演戏一样。

  “欢喜,谢谢你。”突然间这个当年文学社的才子的语言也变得好贫乏,也是,此时此刻我扮演了一个大义仁慈的角色,他作为一个抛妻弃子的陈世美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把这场戏能演的都已经演完了。

  “你走吧,再见!”我也什么都不想再说下去了,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控制下一秒的情绪,我怕再多看见赵小北一秒就会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情绪的堤坝又会在此刻崩溃。

  赵小北很识趣,赶忙拖着早已准备好的行李走出门去。我虽然没有看见他带上门时候的表情,但我似乎感受到了他步伐的轻快,还有脸上那一丝释然的微笑。

  是啊,离开了我这样的女人,谁能不释然呢。和赵小北在一起九年,买下这套房子还不到九个月,所有的装修都是我按照他的喜好他的品位来设计的,如今他却走了,什么都没有带走,一切都会改变,上天,你这是对我的恩赐还是残忍。

  我不应该再从阳台往下看,看到那个女孩冲上去抱着我的小北,那个女孩,小北轻轻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双拥钻进出租车。这个画面,我才是多余的,似乎我才是那个恶人,刚才我做了一件空前绝后的善事,成全了一对委曲求全的苦命鸳鸯。 

  【不会回来的人你何必等】

  回忆一点都没有少,而我却不再拥有

  那确确实实不是梦,可是,也会醒。醒了之后发现我们曾经是相爱的。

  回到房间,把门关起来。得到总是伴随着失去,我为自己构建好了未来的所有,却失去了里面的最重要的人。既然这样,容我在自己的世界里,默默的流泪喝水。回忆和现实只不过一念之差,昨天到今天却万劫不复。

   接下来,我只用了一天时间,辞职、卖掉那套属于我和赵小北的房子,把大多数装饰都随房附送给了新主人,买家表示很感动说会好好珍藏,其实那些多半是我和 赵小北一起买的东西,以前每一件都能如数家珍,而现在都是废品了。其他东西丢给了闺蜜杨思乐,她听见我辞职的消息,破口大骂,“你疯了,你在这个地方辛苦 奋斗了这么多年才有现在的事业,为了一个人渣赵小北,你都不要了!”

  思乐终归是疼我的,在不停数落了我十几分钟之后抱着我“没事,没有了赵小北,没有了工作,我和你过一辈子,我养你一辈子。”人生有这么一个朋友也足够了,认识杨思乐比赵小北更早几个月,大学以后我们就没有再分开过。

  经过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的煎熬,我开始这次行走。放下疲倦,放下不舍,放下过去,只需要带上自己。

  走到阳台上,在这里我只看到几盏奚落的灯光,固守的亮着。我以为我会叹气,会仰天长叹一声,会泪流满面垂头丧气痛不欲生。可是我却打了一个喷嚏,清了清嗓子试图顺手抓一张纸巾搽鼻涕,可是附近都没有纸,作罢。

   夏欢喜失恋了。现在能够承认的也只有失恋带来的痛苦远比伤风流涕要难熬得多,并且却又必须要坚信失恋和伤风流涕一样是能够被治愈的,只要你肯吃药。这个 过程也许需要你一个人郁郁独行很长很长一段时光,穿梭于不同的空间地点去找寻一个出口放自己一条生路,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看到出口处的光亮。

  也许明天醒来,也许明年,也许明明白白。我太了解自己,知道没有什么痛苦是无法终结的,失恋就是一个失忆的过程,要翻箱倒柜把那些曾经让你辗转反侧痛不欲生的回忆全部倒出去,你永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能够倒完,在哪一个转身能够痊愈,只是,这些时光你得熬。

  赵小北,从大一认识他的时候开始,几乎就是我全部对于未来的构想,而现在,我要亲手把这座全神贯注悉心用一砖一瓦铸造起来的温暖房子一点点拆毁,变成一块平底,空地,荒无人烟,人迹罕至。

   顿时满脑子都是小北,那年他还是大二,他穿着白色的衬衣,笑的仿佛人间四月天,我去看他打篮球,突然打到一半。他撇开一群人冲到我的身边,“欢喜,看我 打一辈子球好吗?”篮球场上顿时情绪高涨,小北的笑顿时就在我的心中融化成为甜蜜,光透过的两颊的汗珠闪烁出很耀眼的光,滴落在他的肩膀上,那时候我觉得 小北就好像美好得像一个永远都不会醒来的梦。

  石狮这座小城顿时大雨倾盆,刚才那几点微弱的光亮也被这滂沱大雨湮灭的一点不剩。而此刻的 小北,也许正在和他的新欢沉溺在幸福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开始沉沉的睡了过去,多希望,这是一场梦。可是梦醒来,生活却睡着了。我生活里的未来美 梦,就昨天,全部破碎,一点不剩。再见,小北,再见,我爱的人。 (未完待续)

  作者: 六米 初审:张莹,终审:周子恒 编辑: 来伟
  企业信息
 
  每日推荐
 
· 我县推进村级公益性草坪生态公墓建设
· 点赞深化发展中的“后陈经验”
· 县政协召开“村调”后半篇文章常委协商议政会
· 县政协召开“村调”后半篇文章常委协商议政会
· 我县乡村振兴战略专题培训班开班
· 县人大常委会召开党组(扩大)会议
· 县领导督查“三城同创”工作
· 全市道路交通安全大会战部署会召开
· 让百姓喝上放心水
· 县政府举行第39次常务会议
· 交出绿水青山的生态答卷
· 加快建设小微园 有效集聚新动能
· 拼争抢创勇担当 确保实现“半年红”
· 拼争抢创勇担当 确保实现“半年红”
· 拼争抢创勇担当 确保实现“半年红”
· 拼争抢创勇担当 确保实现“半年红”
 
  热门图片
 
   
  打响新宅茶“金字招牌 ”  
   
  “扫黑除恶”宣传下乡入户  
 
 
   
  建设美丽城防工程  
   
  活动保平安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广告服务 | 网站简介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隐私保护 | 网站地图 | 信息合作 | 联系我们 |

武义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新办[2004]48号 浙ICP备05073228号 广告许可证3307234000002
武义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