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武义支站   2010浙江两会专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专题新闻 | 武义政务 | 即时新闻 | 人文武义 | 中国温泉城
武川论坛 | 图片新闻 | 数字报纸 | 外媒看武义 | 在线投搞 | 浙江网闻联播
  热门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2010专题>>寻访古村落>>寻访古村落报道 订阅手机报:编辑短信51发送至1065866851 电子数字报 
 

童庐:宗源香溪 武东望族

2014年02月10日 10:52:08  武义新闻网  网友互动交流  字体:

  日军在童庐犯下的罪行

  

  村景

  

  (上接2月7日14版)

  1942年5月23日,日军七十师团一部经永康入侵武义县城。次日,出县城西门,经三角店、清塘村直扑金华,进攻衢州。接着6月18日、7月6日两次进出县城。8月31日,日军七十师团混成旅枪宁部1000余兵员,从金华沿金武公路直犯武义,沿途设立据点派驻兵力,作永久性占领部署。侵占武义共有1000多日军,先是70师团105大队,后有22师团85联队,联合司令部设于童庐村童维梓家的洋房里。敌在童庐一段时间后,形势初定,在司令部所在地,以军事区域之名,划定禁区占地1300多亩,当地居民全部赶出村外。并将其驻地附近房屋全部拆毁,计104间,理由是以免驻藏游击队。并用铁丝网围起,作为侵武日军的总指挥部。日军先后在该村及周围筑炮台6个,设进出口岗哨2个,卫兵所、良民办事处、刑讯室、慰安所、栓马房、溜马场等场所及杀人场若干个。

  日军侵占武义期间,滥杀无辜,恣意杀戳我方军民,仅据抗战胜利时民国武义县政府的《收复武义报告》中记述,“日军于1942年窜据武义后,所经之处被害民众比比皆是,在日军司令部童庐,更是杀害我方军民最大之屠场。被害者不尽武义军民,亦有他县、他省商旅人等。……武义沦陷三年中,各地伤亡人数达3594人。这仅就当时各地所报之数,未及查知者则可能更多。”

  童庐村人陈宝寿(1923—2005)在1986年的《武义文史资料》中有一篇口述文章《日军连队部盘踞童庐村目睹记》,详细地记载了日军在童庐的暴行:一九四二年八月三十一日(农历七月二十日)下午三点多光景,约200多日军突然开进童庐。他们拿着上了刺刀的枪大声呼喊,见人就赶,见鸡犬就掠,见妇女就拖……,村民扶老携幼纷纷外逃,有的只带了几斤米就仓惶离村,在白阳山等地躲避,九十多户村民有家难回。第三天,童庐南侧(约一公里)的项村村民也被全部赶出,驻扎了日军连队部的先锋队。

  日军进村后,就将村民的财物(粮食、家具、农具等等)能烧的烧,不能烧的就敲。还用铁丝网把全村十二个住宅点和连成一片的三百六十多亩田圈围起来,并在村中大路两头筑了“卫兵所”。不久,在白溪拼凑了伪政权“维持会”,成立了“良民办事处”,进行所谓“安民”。童庐村民在附近山上搭棚铺暂住,实在难过日子,有些投靠亲戚朋友去了,贫苦无依的村民只得分别迁居到白阳殿、王宅山坟庵(三座)、后周坟庵(一座)、白溪徐氏祠堂、金氏祠堂、张氏祠堂、太土殿等处。

  日军天天要“维持会”派民夫,拆民房、造炮台、筑铁路。童庐、白溪村民三天两头要被派去做苦工,在敌人的屠刀下,受尽奴役。

  日军惧怕中国军民的反抗,组织了便衣情报组,刺探我方军民的动态。童庐有三个日本情报组,经常出没于附近村庄,见牛就牵,见东西就抢;遇到做手艺的或做小生意的,硬要说成是“中国情报”、“中国兵”,就要被捕杀害。还有从城里日本情报组或履坦日本情报组捕送来的,都关在童庐“卫兵所”内用钢筋和松树串成的牢笼里,等待着严刑吊打甚至处死。

  日军联队部驻在童维梓洋房中,联队长叫能势,也叫“红部”指挥官,很阴险,不大露面。“良民办事处”设在童宜绳住宅内,处长叫生井,还有哨长、班长都是日本军官。这班家伙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带着两个年轻汉奸当翻译。他们对被捕人员非常凶狠,毫无人道。如果无人送钱去保释,必遭杀害;白阳村有个人被捕,他的老婆送钱托人保过了,还是被杀害。在杀害之前,总在“良民办事处”先用刑。例如用滚汤泡头顶、用烧酒灌鼻孔、用烧红的铜铁烫肌肉、反剪双手悬梁“挂豆”、拔指甲、上老虎凳等等多种多样残酷的刑罚。

  童庐后山是日军的杀人场,山沿围有挂着洋铁筒的铁丝网,山背有炮台,山脚挖洞坑。每当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日军就要行凶杀人了,一个两个地杀,三个五个地杀。有一次,我亲眼看见七个人被拖去杀害了。日军杀人是不用一颗子弹的,杀人的手段很残酷,有的被活埋,有的当活靶刺杀,有的用烈火烧死,甚至有剖肚皮挖心肝和五马分尸的。白溪人徐方周,在清塘、下店一带被履坦日本情报组捕送到童庐,被砍头示众。阳山乡公所青年干事王子旭因公出差,在万石院被捕,日军迫他带路搜索我方抗日人员,他抗拒不从,即被埋进雪窝里,冻到半死后拖到童庐后山,先让军犬咬,再用刺刀刺,死得很惨。有个壮年妇女从要巨到履坦,说她是“中国情报”,被抓到童庐。在“良民办事处”先捋去她的衣裤“挂豆”戏弄,再放下捆倒在垫有黄沙的房地上,被十多个日兵轮奸后拖到童庐后山,割掉她的乳房和耳朵,还用刺刀刺入她的阴门,然后用柴爿加煤油将她烧毁。几天后有人看见她的两只乳房钉在松树上已被烈日晒干了。当地人被捕杀的还有项丰好、徐子生、卲子顺等等。至于外地人残杀在童庐后山的,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就难以计算人数了。有好几只野狗在山上吃死人肉,狗娘生下的小狗,只只吃得“滚壮”,见到生人就来咬。

  一九四三年正月,连续大雪,日军把童庐村民的家具、农具等烧光了,便大拆民房当柴烧。全村被拆毁的房屋共四百十八间之多,上新屋、上四家和祠堂后三个住宅点竟被毁成白地。

  日军每天都要白溪“维持会”(后称“白溪镇公所”)送豆腐、鸡蛋、猪肉等副食品,这些都是向村民摊派的。日军官兵餐餐有酒有肉,个个吃得膘肥体胖,而童庐、白溪村民则受尽凌辱,吃尽苦头。白溪人金水有被派去挑水上水塔,板断人落地,跌成重伤,小便不能控制,时刻滴尿,无力医治,受苦多年,含恨而死。白溪人徐达洪是被活埋在童庐洋房后的水田里的,敌人戏叫“栽铁落苏(茄子)”。童庐人童若兴到永康去买耕牛,走到冷水坑附近,被炮楼中的日本兵当活靶打死。村民拼死拼活在村外种点庄稼又常遭到日军马群糟踏,谁若去阻止,就要迫谁刈送庄稼去喂马。由于生产遭受严重破坏,村民缺少粮食,只得采食苦叶菜等,有的去永康借一担还要还二担“生谷”救命,有时甚至见到从日军伙房倒流出来的饭粒菜屑,也去捞来充饥。

  日军在童庐“小塘根”(小地名)设有“慰安所”,“养”有若干强迫抓来的姑娘,专供称为“太君”的日本军官寻欢作乐。一般日兵则常常外出自找或叫情报组寻找“花姑娘”。有一年轻姑娘,日兵闯入住宅强奸了她,还剪掉她的头发,使她不敢见人。有个八十多岁的小脚老太婆,逃避不及,也被强奸。

  一九四五年五月十七日(农历四月初六)凌晨,盘踞武义的日军偷偷地溜走了。童庐日军连队部在头天晚上烧了文书罪证和掠夺而来带不走的财物。第二天早上火堆未灭,门口还吊着军犬,吓唬村民。

  抗战胜利后,白阳区公所雇人清理童庐后山,除埋在洞坑中的无数尸骨外,还殓得零散的人骨二十八个畚箕担,安葬在白溪黄泥山的一个公墓中。童庐后山的洞坑中,白骨成堆,后来人们就把这里叫做“万人坑”。山脚沿有几丘田,因人血流积过多,竟有好几年种不起稻谷。

  如今,童庐后山的“万人坑”的形迹还在,亲身经受灾难的村民,对日军的残暴行径记忆犹新,被杀害者的惨叫声犹在耳际。总之,侵华日军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罪行累累。童庐村遭受的侵害,只不过是日军无数暴行中的一个例证罢了。

  日寇投降后过去四十余年,即1985年的4、5月间,曾有几批占领过武义的日军来武义旅游。他们从金华坐大巴车来,车前有一人一路不停地录像。参观童庐、白溪、项村后到县城,又参观熟溪桥、电厂,还让他们参观刚修好的发宝象龙塔。到了塔上,他们对塔根本不感兴趣,仍然不停地对着童庐、白溪方向拍照录像。有一位年纪最小的老人64岁,只有一条腿,他告诉陪同的武义向导,这条腿就是在武义被打掉的。项村有棵大樟树,他们在围着看,又议论,说:那时他们常把抓来的人吊在树上打靶。1985年时的项村面貌与过去变化不大,显得破烂、穷困,这些日本人每人拿出一点钱,以支援该村群众。我们县政府办公室陪同的李副主任对他们说:“你们的心意我们领了,你们还是不要暴露身份为好,怕引起麻烦。”回绝了赠与。过后李副主任说,前段时间金华某地发生过事件,当地老百姓知道来参观的是当年的侵华日军时,很多老年人拿起锄头、扁担来打他们,搞得很尴尬,所以还是不接受他们的钱为好。

  劫灰余烬记

  民国三十六年(1947)重修的《武东童氏宗谱》中有一篇《劫灰余烬记》,详细记载了日寇侵占童庐村后,如何在敌人的魔刀下抢救出宗谱的惊人事迹。“三十年(1941)春间,寇氛益炽,宁绍各属相继失守,人心更惴惴不可终日。次年壬午(1942)寇复大举南下,夏四月,吾武不幸亦告沦陷。敌骑所至,杀掠奸淫,无恶不作。童庐密迩县城相距只五里许,当是时,烽火连天,秩序紊乱,族人均争先恐后逃入深山以避寇锋,仓惶间将平日分藏各房宗谱,计仁、义、礼、智、信五部,概忘却未携出,方期敌退回家收拾整理,讵料寇竟盘踞不去,先后历三年之久,并以本处为驻军据点,外围铁丝网警戒森严,不许村民出入,且毁垣拆屋,任意蹂躏,遂至本族谱牒同罹劫火。时适有第十七世裔孙永保,目睹情形危急,深夜潜入故居,在灰烬瓦砾中检出一部,秘密保存,奈亦残缺不齐,其中少“乾字行”传一本。然虽非全豹亦幸赖有此耳,否则数典忘祖,阁族源流,世系将无从稽考矣。永保之功,诚不可没也。迨乙酉(1945)初夏,县城收复,天日重光,族人始相率返里,惟是断垣破壁,满目疮痍,祖庙灵寝横受摧残,所置神龛木主全被焚毁,无余一片,惨状不忍卒睹。居无何,流亡渐集,人心稍定,乃聚谋,孙众妥商善后,于本年六月六日召开族人大会,时一致决议,续修宗谱,缮治祠宇。……自明代始祖魁一府君由香溪迁居武义,四百年来,奕叶相承,子姓日昌,中间虽迭遭耿蕃之叛变,洪杨之浩劫,兵燹屡经,沧桑数易,而受祸之惨,破坏之烈,从未有如此次日寇之甚者。宗谱损失虽曰天数,抑亦人谋之不臧欤,后之子孙应体念先人缔造艰难。前车可鉴,倘逢大局不靖,于兵戈扰攘之际,亟宜未雨绸缪,善为保存,毋得再踏覆辙,贻宗族羞。吾昆弟子侄其各勉。爱泚笔记述当年寇难之惨,兼以示,互相警惕之意云尔。”

  武义各村落姓氏宗谱能保存到现在都有一个生动的故事,以上童氏宗谱所记也仅仅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作者: 初审:张莹,终审:周子恒 编辑: 陈林
  企业信息
 
  每日推荐
 
· 布局有活力的航空装备智造平台
· 布局有活力的航空装备智造平台
· 第十届金华市万人品茶大会暨第三届武阳春雨茶文化节开幕
· 第十届金华市万人品茶大会暨第三届武阳春雨茶文化节开幕
· 第十届金华市万人品茶大会暨第三届武阳春雨茶文化节开幕
· 为参与征迁工作的团干部喝彩 向全体征迁工作人员致敬
· 猥亵女同事 男子被拘留
· 柳城派出所圆满完成“三月三”运动会安保任务
· 男子一月内作案数起 装偷不锁车门的
· 遭遇网上刷单兼职骗局 损失7000多元
· 醉汉深夜躺路边 民警贴心送回家
· 网约车司机遭投诉 协商不成竟打乘客
· 宝马车遛“宝马” 危险!
· “小案”不小看 民警半小时速擒小贼
· 女子顺手牵羊 偷走他人快递
· 校园安全宣传
 
  热门图片
 
   
  义务劳动 美化家园  
   
  金温铁路扩能改造工程武...  
 
 
   
  关爱生长发育 强健少年骨骼  
   
  冬至日六千多游客沐温泉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广告服务 | 网站简介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隐私保护 | 网站地图 | 信息合作 | 联系我们 |

武义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新办[2004]48号 浙ICP备05073228号 广告许可证3307234000002
武义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