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武义支站   2010浙江两会专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专题新闻 | 武义政务 | 即时新闻 | 人文武义 | 中国温泉城
武川论坛 | 图片新闻 | 数字报纸 | 外媒看武义 | 在线投搞 | 浙江网闻联播
  热门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人文武义 >> 武川人文 订阅手机报:编辑短信51发送至1065866851 电子数字报 
 

我的知青路

2018年09月07日 09:19:19  武义新闻网  网友互动交流  字体:

  口仰 忠

  (一)

  18岁那年,我心里很纳闷,姐姐下放到桐琴东皋村支农,本轮不到支工的我,为何又被分配支农呢?县知青办派员三番五次做我父母的思想工作,并答应只要我去支农,我母亲和我妹妹下放农村十年未落实的户口可以恢复为居民户,为此我顾全大局服从上山下乡。

  1972年4月26日下午,母亲陪我从宣平乘车至武义,又步行20多里路经北缸窑、履坦渡、新金塘、湖塘沿,来到了这离家一百二十余里远的下埠口村。

  记得第一天参加劳动是下稻田用手拔草、耘田,我学着农民的样,双脚跨在稻苗两侧弯着腰一边用手耘田、一边拔掉杂草丢上田塍。一天劳累下来,腰都直不起来。那时在田里干活我最害怕的是被蚂蝗叮入脚腿上,这一条条象蠕虫般的蚂蝗叮入我的脚时并不痛,只是有点痒,一旦发现用手将吸得一肚血的蚂蝗拔出时,受叮的脚上还会短暂流着鲜血,真有点恐怖。另外还有一种比芝麻还要小的虫子,好像是壁虱,当地人叫“螟渗”(音),多在树荫处飞来飞去。田畈劳动休息时,人们到大树底下乘凉,常叮得我手脚一个个肿庖,防不胜防,可恶之极。

  不久的一天晚上,第三生产队召开社员会,是在队长家“五间头”屋里召开的,凳子不够,社员们有的坐在门坎,有的席地而坐。我是第一次参加生产队社员会议,队长讲今晚开会主要是讨论一下有关社员评底分的事情。队长说:“新来的知识青年仰忠,大家评一下,他的底分定多少?”郭某吸了一口用纸卷的土烟,说“仰忠个头大,力气也好,我的意见可以评六分。”这时,彭某接着说:“他力气是大,但刚刚来,干有些农活还比不上女社员。”于是队长拍板说:“这样好了,就定仰忠五分半底分。”会后,我清楚自己劳动一天的工分是五分半,只有正劳力十分底分的一半多点,那些年生产队年终分红每天报酬四、五角钱,当时我心里颇有不服。

  下埠口村的东面,背靠森林茂盛的后山,又称“风水山”。这后山的一棵大树上挂着一只高音喇叭。早晨天蒙蒙亮,这后山的高音喇叭便响起了公社广播站开始的第一次播音。村妇们早起烧饭,房顶饮烟四起,我当然也是要早起自己做饭的。我住处隔壁邻居是第一队社员吴培金的家。我称呼培金夫妇为“子勤爸爸”“子勤妈妈”。初来乍到,我晚上会到他们家坐坐聊聊。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子勤爸妈很关心我,平时常会端点热菜给我下饭。有时我早晨睡觉没醒来,子勤妈就会敲我房后的小木窗,“仰忠,仰忠,好起床了!”她的叫声把我从梦乡里唤醒。那时生产队社员出工都很自觉,谁要是迟到,那么就会遭到队长的批评和扣工分的。

  有一次,生产队组织男社员到王大路供销社挑氨水(液体化肥),从下埠口走小路经石井口山路、朱村机耕路再到王大路有十余里地。我和其它社员一样挑着一百二十斤氨水,这尿桶中的氨水挥发出来的臭味刺鼻难闻,熏得我眼睛都会流泪。社员们看到我干活卖劲不贪懒,觉得给我一天记五分半工分有点不合适,队长也有同感,所以在麦收结束后开了一次社员会,队长提议将我的底分从五分半调高到六分半,大家听了都没意见。

  (二)

  生产队安排我三分自留地和一小块菜地,我种上蔬菜和芝麻,学着农民的样子,收工后背着锄头常去自留地里转转,除除草、施点肥,果然所种蔬菜自食有余。看见农民家里养猪出栏肥有工分可得,我也异想天开地买来了一只长白种小猪,圈在厨房边的猪栏里喂养起来,这在当地的知青中是件新鲜事。从春播育秧到夏收夏种,从耘田施肥到秋收秋种,用双手捧牛粪猪栏粪对庄稼进行施肥等等,这样样农活我都干过。甚至我还当过纤夫,也就是和几位农民一起在胸前挂着纤绳,把一条木船从下埠口江边拖至十余里远的造纸厂,然后挑着造纸的废水一担担地装上船运回下埠口作为种田的肥料。这纤夫的活不干不知道,一干才知道那是个很辛苦的累活。我们从下埠口、湖塘沿、新金塘的江边逆流拖空船,走在沙滩和堰坎上还是比较轻松的,但当走到后陈胡头渡对面的山路上那就不一样了,不仅弯道江水急流,而且山上丛草杂刺多,需一边走一边用柴刀砍出一条小路,手脚被杂刺和乱石划去一处处血痕,干这纤夫的活真可谓的是“逢山开路、逢溪过水”的苦差事。

  一天晚上我还在熟睡中,突然听到后山高音喇叭传来了大队党支部书记老叶的急促喊话声:“各位社员请注意!各位社员请注意!施公塘水库大坝被大雨冲掉一个缺口,情况紧急,请大家马上带锄头畚箕编织袋赶到施公塘水库抢险!……。”我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迅速穿好衣服披上蓑衣戴着箬帽手拿电筒,匆匆背着锄头冒雨赶到离村三四里远的施公塘水库,只见大坝缺口洪水喷泄,叶书记站在水库山沿小路边不停地叫喊着:“大家注意安全,排成两个队,把泥土装入编织袋后一袋袋传上大坝。”由于伸手不见五指,人们要干活又要打手电筒照明很不方便。这时,我提议请大家把手电筒交给我,然后我解开裤带把十多支手电筒捆起来像探照灯一样,在漆黑的夜空显得格外明亮。这个办法很好,支部书记老叶称赞我真会动脑筋。经过全村一百多人三个多小时的共同奋战,终于把大坝缺口堵住了,从而保住了水库的安全。那个年代人们在没有分文报酬的情况下,忘我地参加水库深夜抢险,这种无私的集体主义精神是多么难能可贵啊。

  双抢季节的一天凌晨两点多钟,子勤妈妈因闹钟误调提早了两小时起来并叫醒了我,我也马上起床走到邻居家叫醒同队社员郭某夫妇一起去开早工。我们一个组五六个人借着天上的点点星光走到了稻田,拿着镰刀就“沙、沙”地割了起来。割啊、割啊,估计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一丘田的稻都割完了,怎么还不见其他社员来开早工呢?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队长和社员们才陆续来到田畈,他们见了我们这么早就割了一丘稻田感到十分惊讶。我这才知道是子勤妈提早叫醒了我,从而导致了“半夜鸡叫”的笑话。这天下午,全队社员快马加鞭,在新割完稻的田里弯腰插秧抢种。毒热的太阳已把稻田里的水晒得五、六十度烫烫的,我们站在水田中插秧,如同闷在蒸笼里汗流不止,身上的衣服在暴晒下干了又湿、湿了又干。黄昏来临,队长动员大家把一丘刚耕好的“三百”稻田插完秧再收工。于是,大家就在月光下继续插秧,一直干到晚上八点钟左右才完成了这丘田的插秧任务。夜幕中人们支撑着疲倦不堪的身躯,从田畈回到家中,而我还要抓紧做饭、洗澡洗衣。还好自己养的那只猪由邻居金水妈帮助喂过饲料了。这一天我从早到晚干活折腾了十五、六个小时,其苦累真是难以言表。

  (三)

  那时生产队要向国家交公粮则以粮食抵交农业税,所以生产队把夏收稻谷晒干扬净之后,首先要交足公粮。队里劳力紧张,我便自告奋勇地要求运送公粮。这天早上,我向子勤爸爸借来一辆单轮手车,与其他三四位社员一起用麻袋装满一袋袋稻谷,每车运四麻袋的稻谷约6百多斤。

  这推独轮手车可是个力气活,而且需有力量平衡技巧,推车人双肩背着车带双手紧握车臂、行步时平路稳速、下坡控速。从下埠口出村沿山边小路至湖塘沿大通寺附近时,我们会停下车在一棵大樟树底下休息,大家擦擦汗喝口水歇歇脚,然后一鼓作气地推车至履坦渡的江边。渡船边有一张桥板凳搭在岸上,船工驻船让一辆运粮手车先推进船尾甲板上用木棍固定车轮,再撑船掉头推进一辆运粮手车在船头甲板上停稳。船到对岸后推下运粮手车,这时需三四个人在手车前面用力拉绳子,大家一起努力下,才能把粮车从一段30多度的斜坡路推上码头平地。上午十点左右交了公粮,我们一行四五人马不停蹄地赶回村里。吃过中饭,又冒着酷暑推车运送公粮,因到粮站要排队交粮,所以一天只能运两趟。(未完待续)

  作者: 初审:张莹,终审:周子恒 编辑:来伟
  相关文章
· 消费领域显现“口红效应”提升居民可支配收入是关键
· 养老金投资牵动市场神经
· 猕猴桃“养”在天然氧吧 武义这对夫妻生活挺美
· 初秋小病不断? 养生的“该”与“不该”需注意!
· 熟溪中队多举措防治秸秆焚烧
· 城区20条精品示范街非机动车泊位施划完毕
· 城管动态
· 痛下决心抓整治 环境倒逼促转型
· 校园安保
· 又是一年退伍季
  企业信息
 
  每日推荐
 
· 提升整治效果 腾出发展空间
· 公告
· 关于对金霖放等三名同志 进行表彰奖励的公示
· 斗牛节安保
· 男子猥亵女邻居被拘
· 司机违章遇查开溜被罚
· 这些与网购有关的骗局要小心
· 微信办理信用贷款?民警提醒:小心新骗局
· 桐琴盗窃案件连发 雪亮工程助力破案
· 银杏树下说平安
· 我县警方破获多起网络刷单诈骗案
· 交警大队助力“蓝天保卫战”
· 全县工程建设项目审批制度改革试点启动
· 奋力开创人才事业发展新局面
· 奋力开创人才事业发展新局面
· 奋进改革开放新时代 谱写民营经济新华章
 
  热门图片
 
   
  义务劳动 美化家园  
   
  金温铁路扩能改造工程武...  
 
 
   
  关爱生长发育 强健少年骨骼  
   
  冬至日六千多游客沐温泉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武义县摄影家协会“华数...  
 
     
广告服务 | 网站简介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隐私保护 | 网站地图 | 信息合作 | 联系我们 |

武义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新办[2004]48号 浙ICP备05073228号 广告许可证3307234000002
武义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